分割线
7%的增长速度是合理的也是必要的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2015/03/25 11:51:58
字号:AA+

导读: 在经济面临下行压力的情况下,国内尚有大量的投资机会,这是我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跟发达国家最大的不同之处。回顾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的历史,任何发展中国家或地区,一旦抓住劳动密集型产业在国际转移的窗口机遇期,通常就会保持二三十年的高速增长。

【新常态·新视野】

面对下行压力,中国经济必须保持一个合理的增速

2014年,我国的经济增长速度达到7.4%,虽然比年初所讲的7.5%左右的增长目标少了0.1个百分点,但放在整个国际经济环境中来看,这是一个相当不错的成绩。2014年底,世界上所有的主要经济体跟年初的经济增长预期都有相当大的差距:欧元区,年初预测可以达到1.1%,实际只有0.8%,少了0.3个百分点,减少了将近30%;日本,安倍政府采取了一些积极的财政政策和宽松的货币政策,去年初预期经济增长率可达1.4%,但实际只有0.2%,经济是衰退的;美国好一点,但全年的经济增长率只有2.4%,比年初预期的2.8%少了0.4个百分点,下滑超过15%。

7%的增长速度是合理的也是必要的

新华社发

中国作为世界上第一大贸易国,在去年整个国际经济形势相当严峻和复杂、有相当多不确定性的情况下,能够达到7.4%的经济增长率,只比年初预定的目标低了0.1个百分点,这确实是来之不易。

不仅如此,我国的经济结构在去年还有所改善,产业有所提升,在互联网金融、网上购物、快递业务、新能源汽车等领域取得了比较大的发展。收入结构也有所优化,不仅老百姓的收入增长高于GDP的增长,而且农村人口的收入增长高于城市居民。这些都是相当了不起的成绩。

去年全年经济下行的压力非常大,经济增速逐季下滑,今年第一、二个月继续了这种下滑趋势。经济下滑的主要原因是投资增速的下滑。去年的投资增长目标是17.5%,实际只有15.3%。消费虽然有一些增长,但不足以弥补投资增速的下滑。

2015年,我国经济发展的外部环境还会有很多不确定性,还会相对严峻。因为发达国家还没有真正从2008年的危机中复苏,尤其是关键的、结构性的改革,在发达国家普遍还没有真正落实。在这种情况下,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关于经济增长的总基调未变,仍然坚持发展是解决一切问题的基础和关键,认为我国为了化解各类矛盾和风险,实现现代化,必须保持一个合理的增长速度,2015年的目标设定为7%左右。我认为,7%左右的增速是合理的,也是必要的。

确立7%的经济增长目标是合理的

从拉动经济增长的出口、投资、消费三驾马车来看,由于外部环境不好,出口拉动的作用是有限的,但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的大国,从我国和发达国家的发展差距来看,还处于具有8%增长潜力的大有作为机遇期,靠内部需求的启动,包括投资跟消费,实现7%左右的增长是完全有可能的。

首先,产业升级的投资空间很大。现在很多人认为我们的产业过剩产能很多,很难再依靠投资来拉动经济增长了。实际上,我国尚处于中等发展阶段,即使现有的产业有产能过剩,或者有些产业比较优势不在了会被淘汰,但中长期来看我们还有很多产业升级的空间。也就是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里面所讲的,现在大部分是中低端的产业,可以向中高端的产业升级。要升级就要投资,这里面会有很多的机会。

其次是基础设施的投资需求还很多。这么多年我国固然做了很多基础设施建设,但城市内部的基础设施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要改善或者弥补这些不足,就需要投资,这方面可投资的地方还很多。

再次是改善环境还需要大量的投资。环境要改善大家都同意,但要把所有的工厂都关掉,回到1979年的生活,则是不能接受的。我们只能选择在发展和生产当中解决环境问题,投资新的节能减排设备、采用新的生产方式等等。

最后是城镇化的发展也需要投资。农民要进城,居民要改善住的地方。

上述都是很好的投资机会,具有高的经济和社会回报。

在经济面临下行压力的情况下,国内尚有大量的投资机会,这是我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跟发达国家最大的不同之处。从2008年到现在,因为很难找到好的投资机会,发达国家至今走不出经济下行与衰退。首先,发达国家的产业已经是世界前沿的了,下一个增长点是什么很难知道,有的话也只有一两个;其次,发达国家的基础设施普遍完善,顶多是把老旧的基础设施稍微改善一下;此外,发达国家的环境也相对较好,城市化也已经完成。所以,在判断中国的发展前景时,不能简单拿发达国家的经验和方法作为参考。我们有自己的优势,应该发挥出来。

除了上述经济回报率和社会回报率高的投资机会,跟其他发展中国家比起来,我们还有很多相对较好的投资条件。

一是我国政府负债占GDP的比重不到50%,而大部分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的政府负债都超过100%,所以我们财政政策可实施的空间比其他国家高得多。现在的问题主要是地方政府通过投资平台借银行或影子银行的短期债务来进行长期基础设施投资的期限不配套的问题。最近财政部宣布,今年要用一万亿的地方政府债券来置换其在银行系统的欠账,这是一个很好的措施。

二是我国的民间储蓄接近GDP的50%,在全世界是最高的,三是我国有将近四万亿的外汇储备。

以上三点是中国跟其他发展中国家最大的不同:其他发展中国家面临国际经济周期性下行的时候,应该也有很多好的投资机会,但他们经常受限于政府的财政情况不好或民间储蓄不足,或者因外汇储备不足而难以进口一些机器设备、原材料。我们在这些方面都是相对具备优势的。

把我国这些有利条件利用起来,进行有效的投资,就会创造就业,有了就业收入增长就能得到保障,消费随之也会增长。投资和消费都在增长的情况下,即使外部条件相对不好,也还是有可能达到7%左右的经济增长的。

有必要保持7%的经济增长速度

首先一个原因就是就业。如果我们不能保持7%左右的中高速增长,就业就可能成问题。2014年的就业是相当好的,我们新增了1322万的城镇就业,超出了去年初预定的目标。但如果经济增长放慢,低于6%,企业的盈利状况就会很不好,很多企业对未来的预期发生变化,可能就关门了,有可能出现断崖式的倒闭潮。而保持7%左右的增长速度,有利于企业的信心,把员工保留着,也就保住了就业。所以,要保持较好的就业率,就必须有一个比较高的经济增长预期。

其次一个原因是金融的稳定性。经济增长放慢,企业的经营状况就会变差。这种状况下,坏账会增加,影响到金融安全。

第三个原因,十八大的时候,提出了到2020年的两个翻一番的目标:国内生产总值要在2010年的基础上翻一番,城乡居民收入也要在2010年基础上翻一番。十年国内生产总值要翻一番,平均每年增长速度就要7.2%,我们前几年都增长得比7.2%高,从2015年到2020年的增长速度可以低一些,6.6%就可以了。但我们还有一个目标,即城乡居民收入增长要翻一番。有没有可能GDP增长6.6%,靠分配让收入增长更快一点,实现翻一番的目标呢?理论上是可行的,但会出现一个问题:现在企业的盈利状况已经很差了,如果经济增长率是6.6%,收入分配往劳动者这边倾斜(当然我们也希望劳动者的收入增加),会导致企业的盈利状况更差,一些企业可能就要关门,进而加大金融风险,这又跟前面就业和金融稳定的目标相抵触。所以,要完成十八大提出的目标,还是必须保持7%左右的经济增长速度,既可以实现居民收入翻一番,也有利于就业,有利于金融稳定。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印度的竞争。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今年1月份的预测,印度在2016年经济增长速度会超过中国。世界银行最近又做了一个新的估计,认为2014年印度的增长率就达到了7.5%,比中国的增幅高。

回顾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的历史,任何发展中国家或地区,一旦抓住劳动密集型产业在国际转移的窗口机遇期,通常就会保持二三十年的高速增长。日本、亚洲四小龙是这样,我国改革开放以后取得了30多年的高速增长,成为世界工厂也是这个道理。现在,我国劳动力密集型的加工出口产业因为工资上涨逐渐失掉了比较优势,其他工资水平更低的国家或地区如果抓住这个战略机遇期,可能也会实现像我国过去几十年那样的高速增长。印度有相当的可能性会抓住这个机遇,一是因为印度现在的人均GDP不到我国的四分之一,工资水平比我们低;二是新上台的印度总理莫迪在古吉拉特邦担任首席部长时推行的就是东亚的招商引资、出口导向、基础设施建设等政策,当总理以后提出“印度制造”的口号,推行出口导向政策,积极招商引资,改善基础设施。如果他抓住了这个窗口机遇期,未来十年二十年就可能会有8%~9%的增长。而我国已进入到新常态,劳动密集型的加工业的比较优势在减小,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增速会降到7%左右,不努力的话就会降到6%或更低了。

在过去30多年我国维持了全世界最高的经济增长速度,而且是唯一没有出现过系统性经济金融危机的大国,但国际上对我国的体制机制还有很多信心不足之处,经常唱空中国,国内也有不少人受其蛊惑。如果印度发展强劲,中国增长乏力,国际上唱空中国的声音会更多,会影响到我们的三个自信。怎么来应对这个可能的挑战呢?我想有两个办法。

第一个就是我们比较快速地进入到了高收入国家的行列,而印度还是发展中国家。高收入国家的增速慢于发展中国家是惯例,因此当我们到了高收入阶段时,发展速度低于印度就是规律而不是我们的体制和道路问题了。怎样才能更快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如果我们从2015年到2020年能够维持7%或更高一点的增长,加上人民币升值,到2020年人均GDP就可以达到12615美元,从而成为高收入国家。

第二个是要积极有为地帮助非洲承接我国的劳动力密集出口加工产业转移。非洲有十亿人口,工资水平现在跟印度一样,人均GDP不到我国的四分之一。非洲的国家如果承接了我国的劳动密集加工出口产业,他们也会出现十年二十年的高速增长。二次世界大战以后非洲国家摆脱了殖民统治,取得了政治独立,开始追求工业化、现代化,在西方主流理论指导之下,经过两三代人的努力,还不能摆脱贫困。如果以我国过去的招商引资、建立工业园区、改善基础设施的经验,帮助非洲国家抓住我国的劳动密集型加工出口产业转移的窗口机遇期实现经济的腾飞,那就代表我国的道路和理论是正确的,这无疑能够增加我们的道路自信和理论自信。

因此,我国非常有必要在2015年乃至整个十三五期间的经济增长速度都保持在7.0%左右,而且要在工作当中力争超过7%。

(作者林毅夫 系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

责编:梁立群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