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玉林狗肉节的民间战争:食客与爱狗者都在退让
来源:cnr.cn 2016/06/22 10:30:07 作者:张雷
字号:AA+

导读: 玉林狗肉市场出现拿着相机的陌生人,本地人都会将其围住,拿出手机拍照,一位被围住的男子拿起相机与本地人互拍。”爱狗人士杨晓云今年狗肉节再次出现在玉林大市场,被本地人与媒体团团围住。

玉林狗肉市场出现拿着相机的陌生人,本地人都会将其围住,拿出手机拍照,一位被围住的男子拿起相机与本地人互拍。

充满了民间习俗与屠狗的种种争议,位于广西边陲的玉林狗肉节再次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夏至、荔枝、狗肉。

天不搭地不搭的三者,在夏至这天的玉林,融合在了一起——夏至的“荔枝狗肉节”。在争议中,充满各种骂声中,爱狗人士和狗肉食客之间的民间战争历经几年仍未平息。

6月21日,玉林狗肉节如期而至。在这座被卷入争议漩涡的城市,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看到,爱狗人士与狗肉食客间的对峙仍旧鲜明,虽然没有了肢体碰撞,没有了举牌抗议示威,但争论之声仍充斥着在玉林大市场,在狗肉摊贩们手起刀落之间,玉林人仍旧过吃着狗肉,喝着荔枝酒,过着节日,爱狗人士仍旧到处奔走呼吁着拒绝食用狗肉。

一切似乎与几年前没有差别,但却又有所不同。

垌口市场里,正在等着出售的狗肉。

狗肉节前

6月20日,距狗肉节还有最后一天。火辣的阳光炙烤着,玉林街头闷热难耐。

在玉林最大的狗肉交易市场——垌口市场,并没有此前狗肉节的人声鼎沸。狗肉摊上仍旧堆满了已经被剥皮烧好的狗只。

商贩们手起刀落,在为狗肉节做着最后的准备。

商贩们很警惕,一边切着狗肉,一边用余光扫射着周边的动静。

他们很讨厌相机。

一个商贩拿着刀指着一个拍摄者,附近不少商贩异口同声的大喝:不准拍!

从湖南赶来的爱狗人士邓女士,已是第三次来玉林了。

她选择在狗肉节的前一天来垌口市场了解情况,拍下照片后她就匆匆离开,“我不想和这些摊主有更多的正面冲突。”

在垌口市场,买狗的食客和爱狗人士渐渐归于理性,不再有争吵,不再有过激行为。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在垌口市场调查发现,狗肉节前一天,买狗肉的人并不多,零零散散都是当地人。

“今年狗肉节冷清太多了。”连续5年来玉林狗肉节的梁先生告诉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如今的垌口市场已经相对规范,血腥的杀狗场面已经不见。

“前几年来玉林狗肉节,市场里面确实有很多活狗,很多都是直接当街屠杀,狗全部被挂起一排,看起来确实十分有冲击力。你看,今年垌口市场已经看不到活狗被直接当街屠杀了。”梁先生说。

垌口市场的狗肉价格一般为19元左右一斤,一位摊主说狗肉节当天可能会涨价,平日里根本卖不出几条狗,狗肉节当天将是生意最好的一天。

垌口市场还没有狗肉节的气氛,但玉林的各家宾馆却早已开始为即将到来的狗肉节做着准备。

一家位于市中心的宾馆工作人员告诉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去年狗肉节当天晚上宾馆爆满,甚至还不断有游客前来问是否有房间,今年狗肉节,玉林几乎所有的酒店都会涨价,“对玉林这个小城市来说,很少能一下子有这么多游客涌入,也就是这几年才开始的。”

爱狗人士杨晓云今年狗肉节再次出现在玉林大市场,被本地人与媒体团团围住。

狗肉节来了

玉林狗肉节一直在充满争议中陆续举行。

2012年,狗肉节,动物保护人士片山空在狗肉摊前跪地向狗谢罪;广元动物保护志愿者杜玉凤发声抗议;

2014年,狗肉节,爱狗人士与食客之间发生冲突,指一名食客嘴巴处流血;这也是首次出现伤人事件。

在多年的反对和抗议声中,玉林这座边陲小城每年都能成为全国关注的焦点。

争议声中,还是不断有食客纷至沓来。

6月21日,玉林狗肉节拉开序幕,与狗肉节前一天的冷清形成鲜明对比,6月21日的垌口市场人声鼎沸,过往的电瓶车与行人将整个市场围得水泄不通,狗肉摊主们与买肉的食客你来我往议价,警察在市场入口处巡逻。

垌口市场无论摊主、工作人员,还是狗肉食客都警惕着,市场里面只要有人拿出手机试图拍照都会被自称是市场内的管理人员组织,并被请出去。

动保人士被拦在门外,隔着一个门,爱狗人与吃狗人两方的对峙仍在继续。

这样的对峙在玉林最大的活狗买卖大市场更加鲜明。

陌生人与本地人在这里形成了一种奇特的景观,只要见到拿着相机出现的陌生人,围绕在狗市的本地人都会纷纷拿出相机将来者团团围住,一顿猛拍,一边拍一边高声喊着:“来吃狗肉啊,欢迎来吃狗肉。”

许多被围住的人也总会沉默地拿起相机与当地人互拍,一顿猛拍后,双方又各自散去,这样的画面在狗肉节当天不断重复着。

伴随着狗肉节的关注,总会有动保人士和动保组织人员来到大市场买活狗,对于很多摊贩来说这是商机,今年依旧如此,许多本地人牵着狗来带大市场寻找买主,但却并没有收获,“只看不买,那还不如不来。”一位卖狗人嘟囔着。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今年玉林狗肉节,在现场已经看不到激动抗议的爱狗人士,但曾经被誉为“玉林爱狗英雄”的天津大妈杨晓云仍旧出现在了玉林大市场,2014年他在广西玉林为一只“金毛”向狗贩下跪痛哭,并在当年狗肉节时花15万元高价买狗而引发各界关注。

2015年,她再次来到玉林大市场花钱救狗,据杨晓云介绍,她当天花掉7000元左右买下100余只猫狗。

今年,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曾从多方获得的消息,今年玉林狗肉节陷入“骗捐”疑云的杨晓云不会前往现场,但出乎意料的是,6月21日上午,杨晓云在两个青年人的陪伴下再次来到了玉林大市场,只不过这次杨晓云并没有买狗,在市场里被众人团团围住的杨晓云告诉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由于没有车,她今天并没有打算买狗。

许多玉林人对杨晓云是反感的,在杨晓云出现的那一刻,众多玉林本地人蜂拥而上,“你不是来救狗的吗,怎么不买狗。”“你就是来炒作自己的。”“你去年买的狗现在怎么样了,还活着吗?”围着杨晓云的玉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

“很多人都说我作秀,就算有人这样说我,我还是要来。”杨晓云罢,转身上了一辆出租车扬长而去。

玉林一家狗肉馆子牌匾上,已经将“狗”字去掉。

吃隐于市

往年狗肉节常使周边城市的食客慕名而来,狗肉馆子亦常人声鼎沸。

可今年的情形似乎不再是奔放式的热闹。

多位玉林市民对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表示,狗肉节这天他们更愿意选择在家里,或比较私密的场所吃狗肉。

“夏至三把火,荔枝一把火、米酒一把火、狗肉一把火,红红火火好兆头。”玉林本地的庞先生说罢,吃了一口狗肉,再嘬了一口荔枝酒。夏至、荔枝、狗肉这三样看似完全没有共同点的关键词,在玉林人心中却奇妙地融合在了一起,成为红火好兆头的象征。多位玉林人认为,吃狗肉是本地风俗,且吃狗肉既没犯法也没影响别人。

随着玉林狗肉节的争议,当地人也在做着让步,吃狗肉的习惯也在发生着改变。

“在路边大排档里坐着吃狗肉的人已经不像以前那么多了,现在很多本地人都是在家里或者在室内餐厅里吃。”庞先生说。

记者走访玉林街头,除了江滨路最负盛名的狗肉馆子外,其他街道上已经很难看到专门经营狗肉的餐馆,许多餐馆与大排档都只是兼做狗肉。

“虽说我们玉林人吃狗肉,但也不是天天都吃,最多都一两周才吃一次,如果只做狗肉生意,每个人才20来块钱,我生意早垮了。”玉林江滨路上的一家大排档老板对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表示,许多大排档的肉类还是以猪牛羊肉为主。

在这些大排档的招牌中,几乎很少有打着专做狗肉的牌子,多数将狗肉两个字写在很不起眼的位置或者根本没有在牌子中写出来,只有本地食客询问是否有狗肉卖时,他们才会回答有。

“本地人都知道我们这些排档里做狗肉的,写不写出来都无所谓,写出来招来些爱狗人士也很麻烦的嘛。”大排档老板说罢,给刚坐下的一桌本地食客端上了份狗肉锅。

最负盛名的玉林第一家脆皮狗肉馆,硕大的店名牌上“狗”字已经没了踪影,餐馆里依旧人声鼎沸,餐厅外面卖荔枝的摊贩吆喝着。

“如果不是有大的聚会或者游客,本地人多是在家里吃狗肉的。”庞先生说,如今玉林人的狗肉交易已经不再是以前粗旷赤裸的原生态样子了。

梁先生的朋友圈内容显示,有玉林本地人在微店上卖狗肉,也有本地人群发消息组织想吃狗肉者举行会餐。

6月20日晚上,庞先生就参加了朋友在公司举办的私人聚会,聚会中的食物,荔枝与狗肉当仁不让是主角,在庞先生看来,夏至即使是聚会吃狗肉也吃不了多少,更多的只是为了大家聚在一起热闹一下。

“从街头到室内,从台面上到台面下,玉林这边的人的做法实际上就是一种退让。”庞先生认为。

动保组织

今年的玉林狗肉节激烈对峙似乎已经在慢慢降温,不管是食客,还是爱狗者都做出了一些退让,虽然两方的对立仍旧鲜明,但行为更加理性克制。

亚洲动物基金相关人员对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表示,今年夏至期间他们也将会安排工作人员到现场,看看政府是否有真正切实做好食品卫生监督/动物免疫等执法工作,了解现场公众态度等,“我们不会采取现场抗议、买狗等做法。”

“对于食用狗肉的问题,我们认为应该从两方面着手,包括开展宣传让更多公众认识到狗肉黑色产业链背后的问题和风险,而选择拒绝食用猫狗,这是减少需求;另一方面是与政府沟通,推动政府执法来打击黑色产业链,这是减少供给。两方面入手来真正解决狗肉黑色产业链的问题。这些工作其实是不需要在夏至到现场去开展的,前期的沟通、宣传、执法更为重要,从源头解决问题。”亚洲动物基金相关工作人员表示。

中国小动物保护协会同样对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表示,今年狗肉节他们也不会去当地采取激烈的手段抗议,他们正通过其他途径去潜移默化改变玉林当地吃狗肉的习惯。

“我们才结束了伴侣动物文化展的第一站活动,我们的第一站就选在南宁,原因是考虑到南宁与玉林的地缘关系,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展览去改变更多人对伴侣动物的看法,从意识和思想上影响大家,让更多的人拒绝吃狗肉。”中国小动物保护协会相关工作人员说。

这两个动物保护组织都提到了关于狗肉黑色产业链的问题,是他们呼吁拒绝吃狗肉的一个重要原因之一。

亚洲动物基金会在提供的一份历时4年完成的调查报告中称,“一路下来的调查发现,被端上餐桌的狗肉背后,其整个产业链中的每个环节实际上都充满着罪恶与谎言,不但违法违规,还存在着严重的食品卫生安全问题,与政府倡导的社会和谐极大地背道而驰。这些含有氰化物或其他剧毒物质的狗肉流入食肆,问题严重,应当引起重视。

对于动物保护组织提到的狗肉安全隐患问题,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采访的多位玉林市民表示不以为意,在他们看来,吃的多是土狗,很少有人吃宠物狗,“吃了这么多年也没有事啊,哪有他们说的那样夸张,这样说那病死的鸡鸭也难免会流入市场,为什么没人去呼吁不吃鸡鸭。”

谁是推手?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调查发现,在玉林很多市民对于“狗肉节”的形成也不甚了解。

“从小的记忆里,我们玉林人就有吃狗肉的习惯了,吃狗肉对我们来说就和吃鸡鸭牛羊差不多,都是一种饮食习惯。”35岁的黄先生是一名土生土长的玉林人,在他看来吃狗肉是当地一直以来的习惯。

对于“荔枝狗肉节”的由来,黄先生也感到莫名的困惑,“好像是近几年才炒起来的一个概念吧,以前也没听说过‘狗肉节’这样的节日。”

甚至连见多识广的出租车司机也表示,是近三四年才知道这个节日的,“应该是摊贩炒起来的吧,不过现在越来越多本地人把这天当个节日在过了,主要也是多个理由与朋友家人聚会。”

玉林“荔枝狗肉节”真的只是民间自发形成的一个节日?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调查发现了另一种答案,据早前媒体报道,2008年的《广西日报》就刊载,玉林为构建美食旅游精品工程,将深度挖掘以“荔枝狗肉节、鱼生节为代表的玉林传统美食节”。

动物保护人士认为,2009年玉林主办的美食节将“脆皮狗肉”定为金奖,是玉林狗肉节炒作的开始。

2008年玉林市编撰的《玉林非物质文化遗产普查资料汇编》玉州区卷中,“荔枝狗肉节”被列入其中。当地媒体报道,文化部门不仅要申报市一级非遗,而且要向自治区申报。

但随着越来越大的取消狗肉节的声音,申遗也就不了了之。

在冲突最为激烈的2014年,玉林市政府6月6日发布的通告称,市政府从未举办过“荔枝狗肉节”,它只存在于玉林的民俗中。

6月20日,玉林市政府的多个部门对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的询问的狗肉节的相关问题都保持了沉默,一致的声音是,狗肉节并非市政府举办,而是玉林本地风俗自发形成的。

令很多玉林人感到不解的是,一个本地的狗肉节怎么突然就在全国出了名。

“对于玉林狗肉节来说,吃狗肉的都是本地人为主,外地来玉林的基本来自周边市县。玉林在广西地理位置并不优越,从南宁到玉林要三个多小时,从广西知名旅游城市桂林和北海到玉林也要四五个小时,所以打狗肉节的牌,根本吸引不了游客,所以玉林市政府不会推动这种节庆。做狗肉生意的大排档老板、狗贩子,文化水平相对比较低,更不可能懂得炒作狗肉节来推动狗肉销售。”已经多次来玉林狗肉节做调查的梁先生说。

受访的多位人士认为,玉林狗肉节真正火起来,2011年是个转折点。

那一年,有600多年历史的浙江金华“湖头狗肉节”迫于一些动物保护协会和爱狗人士舆论的压力被取消。玉林狗肉节成为唯一的吃狗肉的节日,才使玉林狗肉节真正走上了风口浪尖。

“爱狗组织有了通过舆论迫使政府叫停狗肉节的先例,所以他们希望通过同样的办法让玉林市政府出面叫停玉林狗肉节。”梁先生说。

不过,玉林市政府除了在狗肉节当天强化安保力量外,对外始终保持着沉默。

原标题:玉林狗肉节的民间战争:食客与爱狗者都在退让

责编:海时孝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频道推荐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