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上海探索法官检察官考核新办法 不称职将退出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07/18 10:17:57
字号:AA+

导读: 作为全国最早启动司法改革并初步完成员额制改革的地区,上海正在探索入额法官检察官考核体系,考核不称职的法官和检察官或将退出员额。南都记者了解到,上海市将在总结各个法院、检察院考核办法的基础上,出台全市入额法官、检察官考核的指导意见。

作为全国最早启动司法改革并初步完成员额制改革的地区,上海正在探索入额法官检察官考核体系,考核不称职的法官和检察官或将退出员额。南都记者了解到,上海下半年将启动第二批法官检察官遴选,将继续尝试从社会上招录法官。

尚有千余名法官等待参加入额遴选

司法改革,让31岁的蒋骅离法官梦一步之遥。

两年前,在上海徐汇区人民法院刑事庭做了5年书记员的蒋骅,通过考试和培训,眼看就要被任命为助理审判员,却因司法改革,成为了首批法官助理。像蒋骅一样暂时与法官失之交臂的,在上海有206人。

20 6人中,有人担心进不了法官员额,也有的出于实际收入的考虑离开了法院。但蒋骅选择了留下,觉得在法院能继续做喜欢的事业,跟着庭长也能得到历练。

员额制改革,被认为是此次司法体制改革阻力最大的改革之一。经过两年探索,上海已经初步完成司法人员分类定岗,全市2242人成为入额法官,占总编制数的24.9%,离改革设定的33%编制比例还留有8个百分点的空间。

改革前,上海法院共有3697名审判员和助理审判员,按现行法律,他们均具备了法官身份。也就是说,目前上海尚有1000余名法官在等待参加入额遴选。即使33%的法官员额填满,也将有数百名法官不能入额。这些人去了哪里?

上海市高院干部处处长兼司改办副主任张晓立告诉南都记者,没有入额的法官分为几种情况,一是有入额意愿,但第一批没有入额,目前仍在审判岗位继续从事协助办案工作;二是自愿不进入员额,选择到行政综合岗位或做审判辅助工作。

对于目前没有入额的法官,张晓立表示,其法官身份会保留,区别是不纳入法官员额制管理,不能全部享受入额法官的待遇。

南都记者了解到,上海市下一步将启动第二批法官入额遴选,方案已基本做好。张晓立表示,33%的法官员额比例不会一下子撑满,将预留一定比例给新任法官,让大家“既看到希望,又看到挑战”。

去年,上海率先尝试了从律师和法律学者中招录法官,下一步还将继续尝试从社会上招录法官。

探索员额动态管理实行优进劣退

员额制改革中,上海特别强调要建立退出机制,实现有进有退。

什么样的法官将面临退出员额?张晓立提到,按照规定,入额法官违纪违法要退出员额,配偶如果是律师也要任职回避退出员额,此外因不能承受办案压力等个人因素也可以选择退出,今后年度考核不称职的法官,也将面临退出员额。

上海市奉贤区检察院已先行一步,制定了检察官执法办案全程监督考核办法,由业务量质效考核、通用类考核、公认度测评考核三部分组成,分别占比65%、25%、10%,由此生成全院检察官排名,并确定每位检察官年度考核等级,分为优秀、称职、基本称职、不称职4级。

值得关注的是,奉贤区检察院明确,考核总分低于60分、因故意或重大过失承担司法责任两次以上的检察官,可能会面临退出检察官员额的后果,将会按程序提请上海市检察官遴选委员会审议。

上海市检察院政治部副主任谭滨表示,员额退出并非实行“末位淘汰”,只有排名末位又没完成基准分值,才可能面临退出,因此考核办法必须具备很强的说服力。

南都记者了解到,上海市将在总结各个法院、检察院考核办法的基础上,出台全市入额法官、检察官考核的指导意见。

“加大考核力度,才能让不能办案的人不要硬挤着头皮入额,挤破头皮入额又办不成案子,有的就要退出”,上海市政法委书记姜平在视察奉贤区检察院时指出,员额制如果没有退出机制,年轻人就看不到希望,要坚持腾出部分员额让年轻人入额。

法官与行政级别脱钩打通晋升渠道

法官助理,是此次司法改革的一个新生事物。目前上海市已经选拔任命法官助理1541名,并且率先研究制定《法官助理管理暂行办法》。

该办法明确,法官助理实行单独序列管理,根据任职年限、业务水平、工作实绩等设5个等级,其中一至三级为高级法官助理,四级、五级为初级法官助理。从五级法官助理可以逐级晋升到一级法官助理,表现优异可提前晋升。

经过两年改革,上海的法官和司法辅助人员配比从1:0 .75变为1:1.75,结束了“两个法官共用一个书记员”的情况,等全市三级法院第二批人员分类完成后,预计配比将达到1:1.91,下一步目标是1:2,也就是一个法官配备两名司法辅助人员。

上海高院制定的方案规定,助理审判员满3年才能参加法官入额考试,但对博士放宽要求,只要工作满2年就可参加法官遴选。首批遴选中,全上海能享受这个政策的法官一共有5人,上海市高院行政庭法官陈振宇就是其中之一,成为了改革中“入职时间最短的员额法官”。

工作了14年的上海闵行区检察院检察官杨文艳,在这次薪酬改革后,领到的薪水比之前“略增”,但手下带的年轻人收入增幅比她要多,“他们的薪酬和我做助理时完全不是一个档次了”,杨文艳说:“他们对前景比我们更看好,看到了上升轨迹”。

“改革之初,很多人认为年轻人是牺牲品,其实年轻人是最大受益者”,上海市高院研究室主任兼司改办副主任张新提到,改革前,进入法院的年轻人要想成为审判员,一般要10年以上时间,改革后,法官与行政级别脱钩,不需要再爬“科员、副科、正科、副处、正处”的金字塔,而是像医生或老师,按照专业序列往上走,从这个角度来说,年轻法官的上升渠道打通了。

原标题:上海探索法官检察官考核新办法 不称职将退出

责编:海时孝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