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日本专家:中国有能力推动G20向长效治理机制转型
来源:人民日报 2016/08/29 10:30:55
字号:AA+

导读: 2016年9月4日至5日,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第十一次峰会将在中国浙江杭州举行,届时世界主要经济体领导人将聚首于此,讨论全球经济金融治理的重大议题。

2016年9月4日至5日,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第十一次峰会将在中国浙江杭州举行,届时世界主要经济体领导人将聚首于此,讨论全球经济金融治理的重大议题。中国是今年G20轮值主席国。习近平主席指出,我们应该致力于构建创新、活力、联动、包容的世界经济,完善全球经济金融治理,使各国人民公平享有世界经济增长带来的利益。如何看中国对G20的贡献?人民日报理论部和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约请来自世界不同国家的知名学者就这一问题进行了笔谈。

中国为世界经济均衡可持续发展作出巨大贡献

推动向长效治理机制转型

福本智之

中国既是G20成员当中最大的新兴经济体,又是对世界经济增长贡献最大的国家,有能力在突破G20的局限、推动G20向长效治理机制转型上发挥关键作用。中国推进的新一轮改革开放将促进G20在经济政策上形成共识,在促进世界经济可持续发展方面发挥更重要的作用。

G20已经成为主要国家讨论世界经济问题的有效平台。随着新兴经济体占世界经济份额的大幅度上升,像七国集团(G7)那种仅由发达经济体讨论世界经济问题的平台已经难以发挥有效作用。与之相对比,G20的重要性则日益增强。尤其是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发生后,G20为稳定世界经济发挥了关键性作用。发达经济体与新兴经济体都同意尽快出台经济刺激政策,有效避免了世界经济陷入大萧条。其中,中国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大力调整经济结构,坚持深化改革开放,从容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冲击,在世界上率先实现经济回升向好,为世界经济复苏作出了重要贡献。此后,G20被视为最有效的讨论世界经济问题的平台之一。有学者对参加过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的人士进行抽样调查,结果显示2/3的人认为G20是讨论世界经济问题的有效平台。

虽然大家承认G20是讨论世界经济问题的重要平台,但它也存在局限性,主要表现在两方面:一是发达经济体与新兴经济体的看法分歧比较大,达成经济共识比较困难。比如,近几年主要发达经济体如美国、欧盟、日本都实行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新兴经济体担忧发达经济体的量化宽松政策及其退出会导致新兴经济体资本流入流出的较大波动,从而给自身经济带来不稳定因素。发达经济体则批评新兴经济体的国内经济金融体制有问题。在G20会议上,各国本来应该寻找“最大多数的最大幸福”的政策组合,然而,实际情况往往是发达经济体与新兴经济体各执己见,对有些关键性问题难以达成共识。二是在未发生世界性经济危机时,G20的作用有限。在发生像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那种大规模的经济危机时,各国为了避免危机加剧而愿意共同行动。而在非危机时期,各国关心的往往是国内经济问题,缺乏达成共识的动力。但应看到,在未发生经济危机期间,世界经济也可能会积累经济金融上的不均衡与风险,只有提前应对,才能避免新的危机发生。上述两大局限表明,G20只有尽快从危机应对向长效治理机制转型,才能更有效地促进各国达成共识,尽早应对问题,并督促各国提前采取行动。

在突破G20的局限方面,中国可以发挥关键作用。首先,中国是G20成员中经济与人口规模最大的新兴经济体。同时,中国近些年一直是对世界经济增长贡献最大的国家,尤其是近5年,中国经济增长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已接近30%。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机构的中期经济增长预测,这种趋势还会持续下去。考虑到中国在G20中的这种独特位置,中国可以在突破G20的局限方面发挥关键作用。其次,中国新一轮改革开放有利于促进G20在经济政策上达成共识,为世界经济可持续发展发挥重要作用。在世界经济未发生危机时期,G20的焦点应放在解决妨碍世界经济可持续增长的结构性问题上,如缓解世界经济金融不均衡、促进世界贸易增长等。中国推动的改革将激发这些讨论。如果中国成功完成新一轮改革,将实现经济增长的再均衡,为世界经济可持续发展和缓解世界经济不均衡作出巨大贡献。这会加大中国在G20的影响力,推动中国在国际经济舞台上发挥更大作用。

(作者为日本银行北京代表处原代表)

责编:温林鹏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