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外媒:选举乱象重挫美国在亚洲形象
来源:参考消息网 2016/08/29 12:28:07
字号:AA+

导读: 俄罗斯《观点报》网站8月22日刊登题为《美国大选令其与亚洲的合作退居次席》一文。作者为马林娜·巴尔塔切娃。文章称,有报道表示,美国与亚洲多国的合作计划可能不会在国会取得进展。希拉里、特朗普和选民都不支持跨太平洋伙伴关系,这令奥巴马关于《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构想愈发没有希望。但专家指出,谈论美国降低对亚洲地区的兴趣还为时尚早:改变的不是优先重点,而是策略。

俄罗斯《观点报》网站8月22日刊登题为《美国大选令其与亚洲的合作退居次席》一文。作者为马林娜·巴尔塔切娃。文章称,有报道表示,美国与亚洲多国的合作计划可能不会在国会取得进展。希拉里、特朗普和选民都不支持跨太平洋伙伴关系,这令奥巴马关于《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构想愈发没有希望。但专家指出,谈论美国降低对亚洲地区的兴趣还为时尚早:改变的不是优先重点,而是策略。

TPP规划陷入窘境

《华尔街日报》指出,奥巴马总统的主要倡议之一TPP有可能变成一项失败的亚洲外交政策。要知道这一项目还具有战略意义——对抗中国的崛起。

文章称,TPP囊括的国家占全球经济总量的40%。美国当局数年前宣称TPP是主要优先事项——从美国大量的军事及其他资源流向亚洲起。《华尔街日报》强调,“不过现在,右翼和左翼里的协定反对者在华盛顿表现得愈发坚决,国会批准该协定的可能性也越来越小”。

专家警告称,TPP的失败将损害美国在亚洲所有领域的威望,包括贸易和军事,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可以帮助亚洲国家加强在二战后所需要的安全保障。专家称,美国在该项目上投入过多,因为这个简单的原因,该项目所具有的意义已超出其经济合理性的范围。将亚洲伙伴置之不顾后,美国在该区域的领导地位将遭遇灾难性的后果。

有感协定的形势陷入窘境,随时可能出现变数,美国贸易代表迈克尔·弗罗曼强调,“要么加强美国在这一地区的领导地位,要么把这种地位让给中国,一次投票就能决定这个问题”。

但这个理由并未有助于预先取得国会的支持,国会多数民主党人均反对该协定。甚至许多一直以来支持TPP的共和党人也放弃了自己的立场。两位总统候选人也没有表示出对该协定的好感。希拉里称不主张目前形式的协定。不过她不可能完全否决TPP,毕竟她曾在担任国务卿期间支持过该协定。

文章称,美国2011年将重心转向亚洲,当时中国的经济实力有可能以地区稳固势力的形式表现出来。但《华尔街日报》提醒说,关于协定的谈判从小布什执政时就开始了。不过小布什的政策“愈发挑衅”,因此华盛顿改变了意图。自那时起紧张程度只增不减,中国一直谋求挑战美国的军事优势,坚持对南海领土的声索并抗议美国在韩国部署反导系统。

《华尔街日报》指出,“现在中国争分夺秒地与亚洲伙伴进行协议谈判,该协议将美国排挤在外。奥巴马政府称,TPP将关系到最终由美国还是中国来书写全球贸易规则。不过亚洲国家的领导层指出,两个协定不是相互排斥的,他们有意两个都参与”。

亚洲国家充满怀疑

亚洲国家依旧希望TPP最终能够得到批准。新加坡总理李显龙8月早些时候强调,“对美国的朋友和伙伴而言,批准(TPP)是对美国公信力和认真程度的考验”。专家指出,李显龙的这一表态代表了日本、越南、马来西亚、文莱等亚洲签署国,以及印尼、韩国等愿意加入伙伴关系的国家的看法。

越南贸易部前副部长也表示,“我们依然希望TTP在奥巴马执政的最后几个月里能够得到批准”。

文章称,美国与亚洲的一体化是深刻的:与中国及其他国家的大规模贸易关系,与日本、韩国和菲律宾的安全条约……无论TPP的命运如何,以上所有这些未必会改变。但在支持TPP上耗费了所有精力和政治资本的亚洲领导人未必愿意再这样做,下次他们会直截了当地选择中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研究员、世界银行中国局前局长黄育川说:“奥巴马千方百计说服亚洲国家政府团结力量,以便展示有能力抗衡中国。但如果协定未被批准,亚洲国家政府将采取更为怀疑的立场。”

秉持怀疑态度的首先可能是美国最亲近的盟友日本。《华尔街日报》称,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赋予协定内政外交上的中心作用,顶住了强大的农业及其他院外活动集团的抗议。安倍将日本打造为全球第三大经济体的计划完全仰仗作为推动力的TPP。

文章称,美中经济安全审查委员会成员迈克尔·韦塞尔表示,TPP之所以步履维艰,正是由于过多谈论对外政策却鲜少涉及经济利益。强调支持地区目标的必要性已毫无吸引力。韦塞尔强调,“美国工人对为了外交目标而失去工作岗位厌恶至极”。

美国选民难以认同

俄罗斯科学院美国和加拿大研究所主任研究员弗拉基米尔·瓦西里耶夫认为,签署了TPP的亚洲国家近期将感到失望。原因有几个,主要是国会本身的工作计划和既定目标的前景。他指出,“9月初国会结束休假,但要进行人员改选。实际上现在国会只忙一件事——给未做完的工作收尾,主要是通过2017年的预算。这是国会的宪法职责,而目前没有TPP的预算。所以即便根据工作计划也能排除通过协定的可能”。

瓦西里耶夫解释说:“大选期间不会有任何关键投票。这是美国的政治传统。况且共和党人表示反对TPP。特朗普本人也表示反对。由于他们把持着众议院,因此众议院几乎不可能在此问题上有所推进。有意让TPP获得通过的只有奥巴马政府。共和党人有个重要任务,就是刁难政府。因此这届国会将有意阻挠奥巴马想做的事。”

文章称,面临改选的参议员和众议员基本上都在竞选中回避关于TPP的问题。瓦西里耶夫指出,“现在竞选聚焦的是美国内部的议题。因此可以认为关于TPP的问题几乎埋葬在本届国会了”。

不过,美国对亚洲地区依然十分感兴趣,亚洲的作用甚至比欧洲大。因此无论如何不能说冻结合作。瓦西里耶夫强调,“这里有经济因素。奥巴马政府主张签订像TPP这样的多边协定。而共和党人的立场不同。他们认为,需要与每个国家单独协作。也就是说,改变的不是优先重点,而是策略。美国不会破坏与亚洲的关系,只是说将采取全新的态度”。

政治学家、美国问题专家鲍里斯·梅茹耶夫指出,两位总统候选人对TPP也秉持极为怀疑的立场,同样没有给予TPP机会。他认为,“两位候选人都反对。竞选期间不可能了解什么是明显不受选民欢迎的,这种项目有可能在大选后研究”。

梅茹耶夫指出,这个项目中出现了后美国世界和全球化政权的构想,对此美国选民不支持,因为对他们来说,这意味着放弃创造新的工作岗位。

不过,放弃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将损害美国的威望。他认为,“启动某个项目,然后又放弃——这当然不会有利于美国的声誉”。

原标题:外媒:选举乱象重挫美国在亚洲形象

责编:宋雪娇 (如需版权合作请联系 hezuo@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