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贪官家藏堪比小型博物馆 爱名画因体积小脱手快
来源:新快报 2016/09/10 11:26:52
字号:AA+

导读: 宋儒亮称,总体而言,现行法律法规对于“雅贿”的认定标准还存在模糊地带,这让行贿人和受贿人都存在侥幸心理。老朱说,这些官员以前在位时,找他们帮忙的多数是生意人,送钱太扎眼了,有时候就会送古画。

说法

法律规定不明确 致使雅贿“大行其道”

为何近年来官员收受雅贿的情形有所增多?是官员文化爱好追求多了,还是雅贿本身有寻租空间?昨日,新快报记者就此采访了广东行政学院教授、法治广东研究中心主任宋儒亮。宋儒亮表示,不排除有一些官员爱好书画、古董,但这种爱喜一直都有,为何近年来才有所增多?他认为,这正说明在反腐的大背景下,法律法规没有明确雅贿的认定标准,导致不少人怀有侥幸心理,致使雅贿“大行其道”。

宋儒亮称,现金或不动产价值相对明确,而书画作品别说估价了,就连鉴定真假也是非常主观的行为。再者,即便鉴定出真假,雅贿的涉案金额也难确定。如果是真的作品,可以按照市场估计;可如果是假的就难定价了,如果按照赝品的价格估算,那么行贿人拿着赝品来请托事项时,行贿、受贿双方并不是按赝品价值来进行“交易”的,说不过去。以重庆市公安局原副局长文强为例,他曾收受一幅张大千画的青山绿水图,经鉴定价值364万元,但最终又被认定为赝品而未确定价值。

官员收受雅贿还涉及到很多复杂的问题。比如,很难认定行贿人是故意贿送赝品,还是不知情的情况下送了赝品。还有一种可能是,真作品在官员收藏期间被“狸猫换太子”……

此外,收藏书画、古董说起来算是一种爱好,现实中不乏有些官员辩称“以文会友”之类的鉴赏理由,以此为自己开脱。

宋儒亮称,总体而言,现行法律法规对于“雅贿”的认定标准还存在模糊地带,这让行贿人和受贿人都存在侥幸心理。

看看贪官怎么玩收藏

家藏堪比小型博物馆

据报道,办案人员在浙江省杭州市政府原副市长许迈永家中发现大量金玉字画,包括多种玉器、鸡血石,以及齐白石、范曾、潘天寿、启功等名家字画,他家堪比一个小型文化博物馆。

“玉痴”最爱老板赠玉

安徽省政府原副省长倪发科被称为“玉痴”,据称他常约上几个玉石玩家一起赏玉、“斗玉”。他多次以把玩、鉴赏、收藏为由,收受企业老板“雅赠”的名贵玉石、名家字画,其中玉石占其受贿总额近八成。

贪官不收钱只收“雅贿”

有媒体报道,海南省政府原副省长谭力喜欢古玩、字画,行贿者知道他一般不直接收钱,只接受“雅贿”,便投其所好。刘汉就曾用珠宝、字画向谭力行贿,其后刘汉的产业不断发展壮大。

资深藏家揭“雅官”鉴赏力: 小官受贿常收到假书画

许多贪官爱“雅贿”,那么,他们对书画、古董是“真爱”吗?为此,新快报记者专门采访了广东省内资深收藏家老朱(化名),其深耕古书画收藏领域20余年,对于官场和收藏界的交织颇有关注。

处级贪官收藏品真的最多一两成

老朱说,来找他的官员不少,不过以处级干部居多,厅级以上官员很少,即便有也是退休以后的了。来找他的官员级别不算高,拿来出售或鉴赏的收藏品基本上是假的,“能有一两成真的都已经不错了”。

老朱说,这些官员以前在位时,找他们帮忙的多数是生意人,送钱太扎眼了,有时候就会送古画。说到古画,官员和生意人都不懂,于是有些官员就收到了假画。这些贪官在位时不敢拿“古画”出来公开鉴赏,等退休了再拿出来,找人一看,假的。

“上世纪90年代至2000年初,这种事特别多,我交了一两百万元 学费 。”老朱说,刚入行不久时,他经常根据卖画人提供的信息来判断画作真假,比如这画来自画家身边非常亲近的人,或者本身就是画家身边的人拿出来卖的……

老朱表示,到了后来,他最怕接待退休领导,这些人往往开价还高,可拿出的真品少之又少,不买又怕得罪人。老朱举了一个例子:之前有朋友说当地人大常委会某副主任出售一幅王西京的画,这个副主任与王西京相交甚笃情同兄弟,而老朱的朋友则也与老朱非常熟络,因此,老朱觉得靠谱,心动了。不料,他之后通过玩艺术的朋友,将这幅画的照片发给王西京的经纪人,辗转转给王妻,对方说是假的;老朱后来又将照片发给北京的一位画家,对方也找到了王妻,也说是假的。

高官收假书画概率较低更易出手

“看画就看画,不要被背后的故事 骗 了。”老朱笑称,以前他听说有领导出售“名画”,就很激动地去领导家里“验货”,后来几个人围着他讲画作的来历和领导以前的风光史,“有时候只能硬着头皮买下来”。所以现在,如果有人声称领导卖画,他一定会让对方先发照片过来,如果从照片看觉得画作不好就不会亲自去看了。

“买这种贵画的人不一定是真正掏钱的人。”老朱坦言,普通人买名画的并不多,多是“投其所好”送给官员的。一般来说,官员级别越高,收到的画作也越名贵。高官身边的专家、行家不少,鉴定画作不难,因此,级别高的官员收到假画的概率相对较低,一般送画者也不会冒这个风险。“一旦被发现退回来了,后果很严重啊!”

不过,老朱仍然觉得,真假大概五五分,“不看好”。老朱说,高官一般不会把手中的天价画作卖给自己,“他们有自己的(销售)途径,可以委托拍卖行出售,这样能卖得上更好的价格”。

官员爱名画只因体积小脱手也快

官员们为什么喜欢收名画?老朱说,不排除有些官员真有此雅好,但大多数官员是看中了名画的变现价值。简单来说,相比现金、房产等资产,收受名画不易留下受贿的痕迹,而且不占地方,被查起来还能辩称是赝品……也因为这样,一些大幅画作反而不受官员欢迎,一般来说最大尺幅不超过4尺整纸,一些小单张更走俏。

老朱说,官员收藏名画特点很突出,“主要看价钱,不偏爱哪个画家”。越是一般人玩不起的珍品、孤品,就越受欢迎,这是权力和地位的象征。比如,一张价值500万元的画作与10张50万元画作比起来,官员往往更倾向于前者,一来收藏方便不占地方,二来出售更简单,只需要面对一两个卖家,脱手更快。“而且,一般越是贵价珍品,就越有增值空间,这算是收藏界的 潜规则 。”老朱说。

原标题:贪官家藏堪比小型博物馆 爱名画因体积小脱手快

责编:海时孝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频道推荐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