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起底辽宁劫持运钞车嫌犯:多年来“做什么赔什么”
来源:中国青年网 2016/09/12 08:42:19
字号:AA+

导读: 李绪义被全城缉拿的时候,妻子张美玲领着警察找到了他。那是9月7日晚9时许,距离李绪义抢劫大石桥农行押运车已经过去了8个小时。夫妻十余年的生活,让张美玲“有一种直觉”,丈夫就在家里。

  嫌犯李绪义落网现场。

李绪义被全城缉拿的时候,妻子张美玲领着警察找到了他。那是9月7日晚9时许,距离李绪义抢劫大石桥农行押运车已经过去了8个小时。夫妻十余年的生活,让张美玲“有一种直觉”,丈夫就在家里。

张美玲在学府家园小区的彩票站打工,一街之隔,是丰华颐和村小区。官方信息显示,李绪义在抢劫运钞车后,曾把车开到丰华颐和村地下停车库,并带走600万现金。

李绪义先后在这两个小区都买过房,但为了资金周转,都已卖出。

案发前半年以来,李绪义和张美玲带着12岁的儿子,一起借住在亲戚家的旧居。那是在一座老旧楼房里,一楼地面有些下沉,他们住顶楼五楼,房间里没有安装热水器,洗澡要到弟弟李绪亮家里。

当天,李绪义在家里的床下被找到,他穿着白色T恤,没有反抗。

“不是做生意的料”

2001年,20岁的李绪义退伍回到自己的出生地李大屯村时,带回了四本荣誉证书和两枚奖章。

李绪义是家中长子,他的爷爷在村里当了十多年村支书,大伯李继敏对剥洋葱回忆,这个在部队的侄子获得过多个奖项, 是家里人的骄傲。

“他在部队里锻炼过,比咱老百姓强的多。”一位村民回忆,不少村民对李绪义寄予厚望,希望他竞选村主任,带领全村致富。“但他当时考虑自己还年轻,想先闯闯。”

李继敏说,李绪义对于致富有过很多想法。李大屯村地势平坦,光照充足,村民多种植玉米,但李绪义觉得,玉米并不挣钱,他转而种西瓜,成了瓜农。

  李绪义在家中的床下被警方抓获。新京报记者刘子珩 摄

但事后证明,李绪义的想法只是一厢情愿,种玉米还是西瓜收入并无多少差别,这让他大失所望。

李继敏回忆,那时的李绪义进行了很多尝试,养过羊,养过鸡,做过小卖铺,但无一例外,都不见起色。他又买了一辆电动三轮车,卖大米稻糠,收入也不稳定。

“他有事业心,但不是做生意的料。”李继敏给侄子下了定义。

李绪义的经济状况得到改善源自母亲王艳。2006年,王艳到大石桥发展,转行成为包工头,她让李绪义来工地帮忙。

一位工人记得,李绪义在工地上是王艳的跑腿和司机,没有决定权,大事还得找母亲商量。

讨债

在母亲扶持下,李绪义很快卖掉了村里的的老宅,在大石桥的学府花园小区买了房,成了城里人。

但王艳没有料到,自己的事业开始遇到困难。

2011年,在大石桥虎庄镇建设保障房的时候,投资方中国东亚投资有限公司将20栋楼的建设转包给徐永平,徐再将4栋楼的建设转包给王艳,但最后两人在这次工程中都没有拿到工程款。

大石桥市保障房推进组副组长宋自强介绍,东亚公司与政府有前期协商,表示愿意拿下地块,进行投资建设,并进行前期投入。但东亚公司最终资金链断裂,没有中标。

而此时王艳的施工队已动工两月。徐永平作为大包工头,拿不到工程款,欠下王艳18万元。

王艳认为东亚公司未批先建,政府没有及时阻止,负有责任,让李绪义去找相关部门想办法协调解决18万欠账。

宋自强这些年接待过李绪义多次。他印象里的李绪义每次来到办公室,都客客气气,没有因此发过脾气,“来三五分钟,问问情况也就走了。”

李绪义也向徐永平要钱,运钞车抢劫案发生前几天,李绪义还打来电话。

徐永平记得清楚,李绪义要面子,没有直接说要账,只是寒暄着问,最近好不好,“其实我心里清楚,他是来要钱的,但是我说拿不出,他也就没说什么。”

王艳说,资金链完全吃紧从2012年开始,主要是一个小区的项目工程由自己先行垫付资金,但工作做到一半,发包人没有支付工程款,被迫停工。但建筑工人的工资要给,材料款等成本费用也都要支付。

李绪义和父母曾多次讨债,但一直未果。“目前还拖欠我们300多万元。”王艳对剥洋葱说。

原标题:起底辽宁劫持运钞车嫌犯:多年来“做什么赔什么”

责编:梁立群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