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德国推行计划帮助难民记者重返编辑部
来源:腾讯新闻 2016/09/19 13:48:27
字号:AA+

导读: 在过去几年中,德国经历了移民潮,仅在2015年就有超过100万人口到德国避难。来自叙利亚、阿富汗、孟加拉国、尼日利亚、索马里、俄罗斯等国共25名记者参加了这次项目,在项目中他们和经验丰富的德国记者组队,并参加相关的媒体研习会。

在过去几年中,德国经历了移民潮,仅在2015年就有超过100万人口到德国避难。而在这些人中,很多人具有一定的专业技能,其中就包括在媒体行业浸淫多年的记者。最近,德国推行了一项计划来帮助这些流亡记者重回编辑室。

据记者保护委员会统计,从2010年到2015年间,共有452名记者流亡他国。

绝大多数的流亡记者来自中东与东非地区,这些记者多因宗教、暴力威胁、战争等原因背井离乡。在这些流亡记者中,很多人避难到欧洲,对他们来说,因国内压迫等多种问题迁徙到另一个国家是比较常见的事情。

再就业:德国“流亡记者”计划

流亡到德国的记者们,他们面临的是无法重回自己专业领域的境况。

为解决这样的问题,德国启动了若干项目。其中一个便是NDM(新德国媒体创造者)和Hostwriter(非盈利记者跨界合作机构)组织的“流亡记者”。

来自叙利亚、阿富汗、孟加拉国、尼日利亚、索马里、俄罗斯等国共25名记者参加了这次项目,在项目中他们和经验丰富的德国记者组队,并参加相关的媒体研习会。

NDM于2009年成立,机构目标是促进德国的媒体更加多元化。从成立时起,NDM便考察那些有移民背景的年轻记者。NDM每年会选择10名有潜力的记者,帮助他们与德国本土的媒体机构建立联系。

受去年受难民突发报道需求激增的影响,Rebecca Roth提出了这个帮助流亡记者重构记者生涯的项目。

Roth说:“在之前报道一些话题时,很多德国记者已经与难民记者有了接触。但那时,他们多将这些记者当做是与难民沟通的桥梁和中介。很少将他们列为共同作者,或者是付给他们报酬。‘Journalists in exile’这项计划正是基于这样的实践基础,它鼓励难民记者与德国记者合作以达到双赢的局面。”

流亡记者带来多元化视角

来自Radio Berlin-Brandenburg(位于柏林的一家公共广播机构)的 Ursula Vosshenrich参与了这项计划并担任导师的角色。在项目进行中,她发现跟这些背景多元化的记者合作带来很多优势。

“当报道发生在土耳其的相关事件时,我们发现特别需要能说土耳其语的记者。”Vosshenrich说:“柏林是一个国际化大都市,媒体应该反映这一特点。我在广播领域工作了20多年,可我们的编辑室的多元化仍然相对缺乏。现在情形发生了改变,我们有了很多有移民背景的记者,他们中就有很多是土耳其人。”

叙利亚记者Khalid AI Aboud

Vosshenrich则负责培训一名来自叙利亚的广播记者Khalid AI Aboud。

AI Aboud过去在叙利亚的Daraa工作,但战争迫使他不得不离开自己的国家。他在约旦生活了两年,在那里他主要为地方和国际媒体报道难民危机。他于2014年秋天来到德国。

在德国,他和Vosshenrich 以及另外一位记者Chadi Bahouth合作,主要探讨发生在柏林的文化事件,并提供分析问题的另外一种观点。Vosshenrich在与这两位记者合作时试图寻找一种不一样的视角。他们大量的讨论城市新闻,从绿色周到地方选举,有时还会讨论战争摄影作品展览。

RBB对拥有一个在柏林生活的外国记者十分感兴趣,还关心他们对自己原有生活的回忆。

Vosshenrich说:“当然,Khalid 经常会想念叙利亚。举个例子来说,在最近一次关于绿色周的报道中,谈到他还在叙利亚时参观的一次花卉展览。”

“这些细节都很重要,我们想要告诉我们的公众叙利亚过去是一个完全不同的国家,那里有正常的文化生活,也有花卉展览。我们想向大家展示难民不仅仅是战中的受害者,他们还是医生,是学者,是建筑师。他们同样可以给我们的社会做出贡献。”

在这个项目正式开始之前,这些导师已经和学员开始了合作,目前为止AI Aboud 也已经完成了15篇报道。

AI Aboud决定在德国停留一段时间,但是他希望有一天能够回到叙利亚。“我希望我能回到叙利亚,带着新的经验、计划、技巧和丰富的信息回到叙利亚,”他说:“我会深入到柏林这个经历战争有重建的城市中去,我需要搜集各个方面的信息,然后回到叙利亚。我现在只是不知道哪一天会是什么时候。”

孟加拉国记者Shammi Haque

希望回家对每一位流亡记者是很平常的事情。Shammi Haque是一名来自孟加拉国的记者,她特别关注LGBT团体遇到的问题和女性权利,她说自己每晚都梦见自己回到了家乡。

去年10月份,Haque被迫离开家乡来到德国。在她的祖国,极端主义者正在杀戮网络博主并发布了一份暗杀名单。

在孟加拉很多反对极端主义的人被杀害(记者、教授等)

她过去在一家著名的商业日报工作,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会离开自己的国家。但是针对她的威胁越来越大,最终,她决定逃离孟加拉。这些天,她正在德国努力重构自己的职业生涯。孟加拉国的本地媒体因害怕而拒绝刊发她的报道,她也不太清楚自己是否还有机会重新回国。

她的导师是一个自由职业的电视记者,这段日子一直在向她传授德国媒体系统的基本知识。Haque现在已经开始为Deutsche Welle(德国之声)供稿,并每天坚持撰写自己的博客。

她想继续关注女性权利的议题,在报道中展示德国和自己国家文化上的不同之处。Haque说:“我在德国感到十分的自由。在孟加拉国,性骚扰是无法避免的...... 过去我常常处于戒备状态。在这里,我终于放松了下来。到目前为止,我的体会都是积极正面的,我感到十分的安全。但我在一个保守的社会生活了20多年,现在我想谈一谈这样的体会。”

Roth(项目创始人)知道在德国落地“重新开始记者生涯”项目会特别的困难,对不以德语为母语的人来说更是如此。Felixir Franz, Hostwriter的合作者也认为语言是记者必须面临的挑战。他们将德国记者和外国记者之间的这种合作看作是克服语言关的重要手段。Roth说“语言对于任何一种新闻形式来说都是特别重要的,人们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才能熟练使用德语。但是他们可以通过和德国的同事合作的方式参与到故事的创作中来。”

作为导师计划的合作者,Hostwriter正在组织网络活动和研讨会。 其中一个活动,会在今年秋天举行,在这项活动中,议题会聚焦那些学员们关注的故事与话题,不单单他们的导师们会参与到活动中来,来自全德国的记者都会参与到活动中跟他们一起合作。

“当我们开始这个项目的时候,”Roth说:“我听到很多人说我在给这些流亡记者虚假的期望。因为他们没办法在德国找到工作。但是事实表明他们可以找到工作,但是从某种程度上说媒体一直处于变化的过程中。”Roth强调:“就目前来说,有跟流亡记者合作的很好的例子,我们希望这种趋势能够保持下去。流亡记者在未来很可能有自己更好的出路。”

原标题:德国推行计划帮助难民记者重返编辑部

责编:海时孝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