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颜色革命”的原因及启示
来源:论文网 2016/09/20 15:48:53
字号:AA+

导读: 二十一世纪初,自塞尔维亚起,相继在格鲁吉亚、乌克兰、吉尔吉斯斯坦等前苏联地区爆发颜色革命,并形成澎湃之势。本文试图通过对独联体国家和中亚第五爆发颜色革命的原因分析,用以指导我国的发展实践。

什么是颜色革命?颜色革命,又称花朵革命,是指二十一世纪初期一系列发生在独联体国家和中亚地区的以颜色命名、以和平和非暴力方式进行的政权变更运动。这些有着明确政治诉求的活动,背后一般都有外部势力插手的因素,经过社会动员,往往导致持久的社会对立和动荡,给执政者形成强大压力。颜色革命的参与者们通常通过非暴力手段来抵制他们所认为的独裁政府,拥护民主、自由以及国家的独立。他们通常采用一种特别的颜色或者花朵来作为他们的标志。目前颜色革命已经在格鲁吉亚、乌克兰和吉尔吉斯斯坦等国家取得成功,因为没有采用军事手段,所以没有大规模的人员伤亡。

1.“颜色革命”的原因

1.1 中国学者不同认识:

1.1.1 对国内现状的不满。复旦大学俄罗斯中亚研究中心主任赵华胜在《原苏联地区“颜色革命”浪潮的成因分析》中指出:【1】“在格鲁吉亚、乌克兰以及吉尔吉斯斯坦破坏性政治变革的诸多诱因中,公众对社会经济落后的不满是最为决定性的因素。持续贫困以及经济停滞是上述三国持续存在的问题。”在转型期间,这些国家的国民生产率以及生活标准遭遇了“雪崩式的倒退”,虽然三国的经济逐步恢复,但仍然无法与各自在苏联解体前的经济水平相比。贫富悬殊巨大,民众不满情绪被弥漫于整个官僚系统的腐败——如不加掩饰的裙带关系、大肆挪用公款、猖獗的偏袒徇私、收受贿赂等——进一步强化,统治阶层和普通民众之间政治信任的崩溃为政治激进化及不稳定奠定了基础,而这又为外来者的寻机插手和干涉打开了大门,“贫穷、两极分化、腐败以及不公构成了颜色革命在前苏联地区扩散的社会背景”。【2】赵主任进一步论证道,社会经济不平等以及官僚行为不端与“民族—地区”分化相互交织,这种分化在乌克兰和吉尔吉斯斯坦的政治历程中尤为明显,“亲西方的反对联盟受到西乌克兰人的绝对支持,而大多数东乌克兰人则赞同亲俄阵营”,他认为,“乌克兰的橙色革命便是‘民族—地区’断裂的喧嚣呈现”。【3】同样的“民族—地区”分化再一次显著地决定了吉尔吉斯斯坦的政治面貌,并进而成为2005年郁金香革命的先兆。

1.1.2 外来势力的干涉。中国主流学者都对外部支持尤其是美国的支持进行特别强调,将其视为颜色革命中最具决定性的因素。他们的分析将这些政权的更迭视为美国在后冷战时期为维持其霸权地位所实施的大战略的一部分。由于美国在阿富汗与伊拉克发动的两场局部战争,美国的军事力量受到掣肘,在欧亚地区进行武力干预就变得太过昂贵。

1.1.3 新闻媒体过度自由。

当代国际问题研究中心主任、国有新闻媒体新华社的资深记者刘洪潮认为,“所谓的新闻自由”是引起政治失序的另一个祸首。未经审查的国内自由媒体与不受阻碍的西方广播电视网变成了政治反对派的喉舌,他们一方面批评官员腐败、社会不公、经济落后以及贫困,另一方面宣扬反对派的行动纲领并塑造反对派领导者的正面形象。其结果就是社会不满空前高涨,而公众对政权更迭的预期也随之高涨。

1.2 国内矛盾突出是“颜色革命”发动成功的根本原因

唯物辩证法告诉我们,世间万物是不断变化永恒发展的,事物的运动变化发展是由内因和外因共同推动的。内因是事物内部的各因素之间的矛盾关系,例如国家中各个阶层之间的矛盾;外因是事物与其他事物之间的矛盾关系,例如国家与其他国家之间的矛盾。

1.3 被利用的选举政治是“颜色革命”成功的又一重要原因

发动“颜色革命”的原因除了前文总结的国内经济长期停滞倒退,人民生活水平不断下降,政治不够规范、政治腐败严重;国内“民族—地区”分化严重;外来势力渗透等之外,笔者认为还有一个不得不提的重要原因,即被利用的选举政治。从美国的大选到台湾的选举年,选举成为了资本社会体现民主的强有力的形式,陈至洁谈到的被利用的选举政治的着眼点在于中国部分学者认为新闻媒体的言论自由被利用,将选举导向对反对派有利的方面,从而应当对新闻媒体自由进行审查限制的讽刺上。笔者认为,选举政治被利用的情况最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3.1 少数服从多数的民主选举并不一定代表真正的民意。如果苏格拉底之死还不能引起我们对于民主的新认识,那我们来举例分析一下吧!小明想要当班长,班上总共有二十人,只有九人支持小明,其他都反对,小明应当怎样办?很简单,按照声称选举最公开、透明、民主的美国总统大选的规则进行,将二十人平均分为四个选区,将支持小明的九人分为三人一组放到这四个小组中,这样这四个组中就有三个组小明的支持率达到百分之六十,这三个组的就成为支持小明的选区,最后,在选区之争中小明就以百分之七十五的支持率当选班长。所以,对于美国大选来说,选民的意志固然重要,但是只要玩转选举规则,少数也能够体现“民意”。故而格鲁吉亚、乌克兰和吉尔吉斯斯坦的选举结果是否真正是民心所向有待探讨。

1.3.2 制度化、工具化的选举法律为反对派的胜利提供正当途径。“颜色革命”的反对派无一例外的对不利于自己的选举结果视为舞弊不予接受,并通过抗议游行、发表声明等形式表达以期达到形式上的法定重新选举的事由,并联合支持者和外来势力向当局施压,要求重新投票,而对于法定的重新选举的事由执政党无从反驳,只有同意,但这也从侧面坐实了反对派声称的执政党操控选举的事实。

2.“颜色革命”的启示

最先取得“颜色革命”成功的是格鲁吉亚,但格鲁吉亚目前各种家族、部落林立,仍未形成统一的民族。国内的南奥塞梯、阿布哈兹、安加尔等地也都要求独立,格鲁吉亚面临国家分裂的危险。而乌克兰经济一度接近停滞,政局不稳,甚至还发生了严重的政治分裂,而尤先科政府的贪污无能腐化已到了可怕的地步,他和总理季莫申科的长期内斗也搞得政局始终动荡不已。吉尔吉斯斯坦仍然坐在社会动荡的火山口上。   2.1 坚持科学发展观的指导,维护社会和谐稳定

“颜色革命”之所以能够在原苏联国家形成澎湃之势,还是由于反对派动员起了大量各阶层的民众。“革命”的发动者和组织者是以民主为旗帜的反对派,而它的参加者是普通的民众,这些民众加入反对派队伍的直接动机并不一定是因为要求民主,也不一定是因为亲西方,他们或是由于生活的穷困,或是对当局的不满,或是由于民族情结、族群意识。而反对派的行为为他们提供了表达不满的机会。造成民众不满的根源在于贫困、贫富悬殊巨大、贪污腐败等。

2.2 在保持社会稳定的前提下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建设社会主义民主

“颜色革命”并没有使政治体制真正的向正确的方向改变,而仅仅是换汤不换药的执政政权的更替,民众的生活依旧贫困,也并没有真正迎来社会民主。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季志业指出:“颜色革命并不是一场革命,它并没有改变这个体制,从现在的现实生活来看,这三个国家并没有因为‘颜色革命’让老百姓的生活有明显的改善,政治体制、经济体制都没有发生变化。它只是一场政变,只是为了满足某些大国的意愿,为了让当局能听从某些大国的智慧而推翻了前任领导,这就是实质。”

2.3 加强与群众的血肉联系,想民之所想,急民之所急

十六大后,胡锦涛总书记在西柏坡学习考察时重新强调了“两个务必”的重要性,要求各级领导干部做到“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十七大上,胡锦涛同志指出:“必须坚持以人为本。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党的根本宗旨,党的一切奋斗和工作都是为了造福人民。要始终把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作为党和国家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尊重人民主体地位,发挥人民首创精神,保障人民各项权益,走共同富裕道路,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做到发展为了人民、发展依靠人民、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

2.4 推进精神文化建设,关注主流意识形态的建立和把握,对青年一代进行正确的引导。

胡锦涛提出:“意识形态领域历来是敌对势力同我们激烈争夺的重要阵地,如果这个阵地处理问题,就可能导致社会动乱甚至丧失政权。”杜勒斯曾言:“解放可以用战争以外的方法达到……要摧垮社会主义对自由世界的威胁必须是而且可能是和平的方法。那些不相信精神的压力、宣传的压力能产生效果的人,就是太无知了。”他预言,社会主义国家领导人“如果他继续要有孩子的话,而他们又有孩子,他的后代将获得自由”,这就是所谓“寄托在社会主义国家第三代和第四代人的身上”。

现今困扰我国意识形态的问题包括:官方意识形态变得僵化,丧失了活力,官方施加的意识形态逐渐丧失对民众,特别是年轻人的吸引力,这一点有力地解释了青年反对派运动在各颜色革命中所起到的首要作用。中国的意识形态学者因而强调了复苏马列主义研究的迫切性,“将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与中国改革开放的具体实践相结合,以拓展马克思主义的理论视野”。这种有适应性、与时俱进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将会成为抵御理论困惑与精神污染的思想武器,青年一代是我们国家和民族的未来和希望,推进精神文化建设,利用主流意识形态对青年一代进行正确的引导对我国未来的发展至关重要。

参考文献:

[1]赵华胜.原苏联地区“颜色革命”浪潮的成因分析[J].国际观察,2005.

[2]陈至洁.中国对颜色革命做出的反应:积极进行的调适性威权主义[J/OL].共识网,2010-9-31,http://www.21ccom.net/articles/zgyj/xzmj/article_2010093020600.htmll.

[3]王存奎.中亚地区“颜色革命”的性质与原因探究,国际关系学院学报[J] . 改革与战略.2006.

[4]刘洪潮.从“颜色革命”看大众传媒的作用[J].新闻与写作,2006.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www.xzbu.com/4/view-4682789.htm

原标题:“颜色革命”的原因及启示

责编:梁立群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