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寻访无名烈士墓:你的名字无人知晓,功勋与世长存
来源:浙江日报 2016/09/29 10:29:09
字号:AA+

导读: 烈士纪念日前夕,本报记者寻访了位于衢州江山市、金华金东区和台州临海市的3处无名烈士墓。这其中,有20位在江山严麻车村遭遇战中牺牲的战士,他们在烈士陵园里只有衣冠冢,遗骸仍安眠在20公里外的严麻车村,并没有迁入烈士陵园。

金华人施化果为无名烈士找到家人——

松林下的忠骨 再也不会孤独

2.jpg

  施化果(左)与徐正奎追忆抗战往事。 黄珍珍 摄

浙江在线9月29日讯(浙江日报记者 黄珍珍 区委报道组 申春)两年前,沉迷于抗战史研究的施化果,在金华金东区的革命老区源东乡发现一座无名烈士墓,意外地打开了一段尘封73年的记忆。

他叫什么名字,从哪里来?为守一方水土,他在这里经历了什么?近日,本报记者来到烈士墓所在地大路村,跟随施化果一同追寻这段深藏已久的历史。

被岁月抹去的碑文

今年52岁的施化果,源东乡山下施村人。8年前,为了研究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金萧支队第八大队抗战史,施化果奔走于源东乡各个村落搜集材料。2014年,有人与施化果提起,大路村有一座无名烈士墓。经过村民指引,施化果走过村口的山间小路,第一次见到无名烈士墓。

辗转多次,施化果终于找到了70岁的守墓人徐作成。徐作成的父亲徐正川是烈士的战友,烈士牺牲后,每年大年初一、清明节徐正川都会带着徐作成前来祭扫。

“我记得小时候,烈士墓碑上有用红漆写的字。”徐作成告诉施化果,由于年代久远,他已记不清上面写了什么。他只记得父亲说过,烈士是湖南籍的。1981年,58岁的徐正川去世后,徐作成成了守墓人。“父亲在世时,嘱咐我要帮他守墓。”徐作成说,只要他在一天,就会守一天。

有了新的线索,施化果坚信一定能找到烈士的姓名。于是他开始扩大搜寻范围,挨个走访附近村庄里的老兵。几个老兵年纪大,记不清烈士的全名,只知道烈士籍贯湖南,姓丁。直到找到长塘徐村的老兵徐正奎,才终于得知无名烈士的姓名。

“他叫丁志远。”徐正奎说,70年前,他与战友亲手将丁志远抬上山埋在那里。

深山里的抗战记忆

今年95岁的徐正奎,家住长塘徐村。来到徐正奎家中时,他刚午睡醒来。走起路来身姿挺拔,头发还未全白,看起来精神不错。施化果熟稔地拉上老人的手,为了搜集完整的抗战记忆,他已经来访多次。

“部队新发放的军装,他自己舍不得穿让给其他战友。”徐正奎说,在长塘徐部队驻地,丁志远与村民关系很好。因为平时穿着破洞衣服,还被村民取了个“粥讨饭”(当地方言:乞丐)的绰号。“多好的一个人,就这么走了真可惜。”提起这些,徐正奎红了眼眶。

丁志远牺牲的那天,徐正奎记忆犹新。1943年7月18日,长塘徐村伏击战中,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金萧支队第八大队与盘踞在孝顺的日军河野旅团巡逻中队交火。“因为武器落后,弹药严重短缺,我们只能边打边退。”徐正奎说,在长塘徐村与大路村的交界处阴庵山,他们遭到了日军的猛烈攻击。“丁志远是正规部队出来的,打仗冲在前头,枪法好,杀敌很勇猛。”徐正奎说,冲在最前方的丁志远,头部、胸部被炮弹击中,当场牺牲。

“白天日军防守战场,我们不敢轻举妄动。当天夜里,趁着天黑,我与战友们返回战场,将丁志远的遗体抬上山。”徐正奎说,他们用几块木板,做了一副棺材。“入棺时,他的遗体已经僵硬了,两条腿是弓着的,我们费了很大力气才将他的双腿压平装进去。”徐正奎与战友们为丁志远选的坟地在大路村田塘坞半山腰,正对着他牺牲的战场阴庵山。由于时间紧迫,他们在坟边插了棵小树苗做记号。

1951年5月,徐正奎担任源东乡乡长。他循着那棵小树找到丁志远的墓地,为他申报了烈士。之后,由金华县民政科拨款立碑。如今,昔日的小树苗已长成遮天蔽日的青松。

烈士终可落叶归根

施化果在找到无名烈士姓名籍贯后,内心却十分焦灼,他希望烈士能早日落叶归根。2014年,施化果与湖南媒体联系,询问过湖南省民政厅,都没有丁志远的消息。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2015年4月的某天凌晨,施化果突然从梦中惊醒。“梦里也在找。醒来突然想到,为何不从辈分开始找?”于是,他凌晨起床开电脑,搜索丁氏“志”字辈,最终找到湖南宁乡县。夜已深,但施化果顾不得这些。编辑了一条“寻找宁乡籍抗日烈士丁志远家人”消息,并发布在宁乡网上。

半个月后,施化果接到了一个来自深圳的电话。对方正在修丁氏家谱,也在找宁乡县的一名抗战烈士,与施化果发布的信息基本吻合。之后,分散在广东中山、湖南株洲等地的丁志远家人,与施化果取得了联系。

根据多方确认,1943年7月18日牺牲在源东乡大路村的抗日烈士丁志远,是湖南省宁乡县大屯营镇河西村狮股塘组人,原属中国国民革命军湖南陆军第二军六团团部,任掌旗官、陆军上尉。抗日战争期间,丁志远加入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金萧支队第八大队第三中队。

抗战胜利后,丁志远的战友丁远春回到宁乡,将丁志远在浙江牺牲的消息告诉了他的家人。“我曾听奶奶说,爷爷最后一次离开宁乡,是哭着走的。可能当时就知道回不来了,交代奶奶把几个孩子抚养好。”丁志远的孙子丁振说,此后72年,他们只知道丁志远牺牲在浙江,别无他讯。

时隔72年,丁振与家人终于来到丁志远墓前,用手轻轻剥去碑上的苔藓,拭去上面的泥土。

今年清明节,丁振再次来到爷爷墓前祭扫。“丁振说,想接爷爷回家。”施化果告诉记者,他们的到来,给这座无名墓碑刻上了深深的印记。

原标题:寻访无名烈士墓:你的名字无人知晓,功勋与世长存

责编:海时孝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