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让日本无所适从的特朗普,被三位前首相附了体?
来源:环球网 2016/11/11 14:43:55 作者:萨苏
字号:AA+

导读: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日本朝野一片哀鸣,认为日美关系这回不好搞了。和特朗普一样缺乏外交经验的日本官员,便是轮回结束时的首相野田佳彦。特朗普和小泉情况有些相似,他也是自称要代表普通美国人对知识阶层,精英阶层进行挑战,但挑战结果现在尚不得而知。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日本朝野一片哀鸣,认为日美关系这回不好搞了。

据日本雅虎新闻网在美国大选当天晚间进行调查,四万多名受调查者中,有71%的人认为川普上台会造成日美关系恶化,而认为他会改善日美关系的,只占6.6%

之所以日本人做出如是判断,大约是觉得这位上台肯定会在贸易上卡日本的脖子。当年一个丰田事件,美国律师放死亡录音放得章男老板差点儿发了抑郁症。等市场都丢了,美国又捂着半边嘴说调查结果证明丰田基本无辜,但这有地方讲理去吗?这件事让日本人对美国商人的狠辣心有余悸,而特朗普偏偏在选举中大肆攻击日本与美国的贸易问题,放出的狠话每一句都让日本人肝颤,难怪日本人对他当选满怀怨念。

不过还有一个问题是文化上差异在作祟——日本人喜欢把什么事儿都计划好,但碰上特朗普这样一个嘴巴大而又琢磨不定的人物,普遍觉得没有安全感。

其实冷眼旁观,日本人不应该对特朗普感到陌生。他的种种奇特之处不时让人觉得似曾相识,仿佛日本政坛中某个人物的克隆。如果不是无神论者,甚至会想他是不是被日本前几年的三位首相一起附了体,才干出逆袭希拉里这么神奇的惊艳一枪。

这三位似有特异功能的日本前首相便是小泉纯一郎、鸠山由纪夫和野田佳彦,从2001年小泉以“变人”的形象第一次当选,历经鸠山由纪夫2011年为相,到2012年底野田佳彦内阁总辞,代表传统门阀的安倍晋三卷土重来,日本政治走过了一个清晰的轮回。这个轮回中,日本还有几个门阀出身的首相闪过,进程相对柔和。而不知道是不是美国人的性子比日本人急,仅仅一个特朗普,便已经差不多把三个日本同行的活儿都干了。不过这几个日本首相的政治生涯都算不上成功,他们折腾得筋疲力尽,日本却似乎返回了原地,而抬头看去,特朗普带着美国人却似乎又在沿着日本人刚刚翻过车的道路大步前行,看来人类实在是不长记性的动物。

无论特朗普还是小泉纯一郎,凭他们的相貌在中国古代就很难做官,“身言书判”第一条都过不了关

然而他们都得益于自己诡异的发型,他们的发型在该国政治家里堪称独一无二。特朗普和小泉加入大选时,面临的局面几乎如出一辙,都是国家衰退不前,领导人束手无策,选民已经对传统的政治精英阶层失望透顶,急于改变现实却并没有理想的替换者。此时,大家共同的心情是:既然正常人里挑不出合适的,要不咱们挑一个不正常的?没准儿就成了。两个颜值令人费解的家伙,却有着惊悚四方的发型,似乎是无声的广告,提示着众人“选我,我不正常!”

这可比发表多少声明都要直观得多。两个人还有一个共同点是在“性”的问题上同样狂放不羁,他们都曾对身边的人透露过玩世不恭的态度,特朗普自曝勾引女性引发了“视频门”,而小泉则用东方式的含蓄告诉记者友人,因为自己是单身,“不搞上有夫之妇就不会惹麻烦”。

不过,两人并没有因此断送自己的政治生命。利用选民的道德洁癖打击对手,是传统政治精英的一贯手法,选民们对这种题目也已经厌倦,他们想选的,正是一个并非传统中理想人物的候选人。

然而,肯定不是小泉一个人附了特朗普的身,因为小泉和特朗普还是有不少区别的。最大的区别,恐怕就是两家在经济上相距甚远,小泉财运平平,而特朗普却是美国数得着的大财主。日本政坛,偏巧也有一个大财主首相,这就是第二位附身特朗普的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他在小泉和野田之间曾担任过首相的职务。

提倡“友谊之海”的鸠山首相,和特朗普的思路不是一般的不一样

相异之外,两个人又有太多的相似之处。比如,两人都有丰厚的财产。特朗普参选前据说已经有四十五亿美元,鸠山没有那样多,他的户头上只有16亿日元。不过,鸠山首相老妈控制的普利斯通集团,2013年的销售额就达到3.6万亿日元,从家族角度,特朗普根本没法和人家比。

两人被国民看重,这也至少是一个理由:我们选一个成功人士吧?他在赚钱上成功,干首相(总统)应该也同样会成功吧?

除此之外,两个人都思维怪异,被视为政坛异类。特朗普因大嘴巴而著称,鸠山由纪夫干脆被称作“外星人”。这使他们有相近的洞察力,那就是两人都反对TPP,但两人当选的同时,留下的隐患也一样的多,那就是做出了自己无法完成的承诺。鸠山率日本民主党完成了数十年间第一次日本的政党轮替,这已经是丰功伟绩,但或许因为性格问题,他在选举中提出了一系列难以完成的承诺,把胜利变成了大胜。似乎就像拿破仑说的那样:更好是好的死对头。结果,大胜的鸠山最终在迫使美军撤离普天间基地问题上无法完成承诺而弄到内阁总辞职。特朗普倒是没有普天间问题,但他也有头脑发热式的承诺。比如他承诺当选后迅即将中国列入汇率操纵国名单,却忘了这不是美国总统的职权范围,而是美国财政部的管理内容,还要与相关国家进行充分沟通后,才可能达到这个目的。在我们的记忆中,罗姆尼也曾作过这个不容易实现的承诺,这一次特朗普会不会毁诺,那可就是要拭目以待的事情了。

要说两人不同,主要集中在鸠山的人缘。鸠山在政界人缘很好,还有一个外号叫“八方美人”。而特朗普基本是“逮着谁和谁掐”。另外,鸠山曾任日本民主党领袖多年,周旋于国会,多少有一些从政乃至外交经验,而特朗普是美国第一位没有官员履历的总统。

和特朗普一样缺乏外交经验的日本官员,便是轮回结束时的首相野田佳彦。

一看这架势,就明白还少了几分底蕴

必须承认,在写下野田佳彦的名字时,菅直人首相的形象曾在笔者心中掠过。他,野田和特朗普的共同特点是缺乏类似帝王术的门阀政治教育,出身于政治寒门。然而,政治立场偏右的野田与自封右翼的特朗普更加相似,而菅直人在三颗鸡蛋上跳舞的本领不见得高,好歹人家很努力,所以,还是野田附身特朗普更像。

野田佳彦上台前,笔者曾经访问过一些日本人,询问他们对于下一任首相的期待。他们的普遍看法是:我们既不在乎自民党的人,也不在乎民主党的人,只要选出来的这个人和门阀政治没有关系就最好。

野田便是这样一个与精英背道而驰的人物。他的优点是善于街头演讲,为人清廉(家里买不起房只能租房住的首相),缺点是从政经验颇为贫乏,政策摇摆不定,不了解国际交往的法则,所以在任期内不断挑衅中国,结果反而给日本带来了外交上的失败。特朗普同样缺乏执政经验,政策摇摆不定,两人简直是难兄难弟。

说日本首相附体特朗普是玩笑,但他们的相似,其实有着同样的社会背景。他们都是由民众推出来试图代替精英阶层领导政府的。只是这几个日本首相的成就有限。这就像一个公司的司机经常贪污,人们愤怒之下,把所有的司机都赶走了,然后大家推举一位品质高洁的同事负责开车,但没有人去确认他是不是真的会开车。结果,车开的质量肯定赶不上原来那些废物的老司机。民意反抗政治家的玩弄可以理解,但是,单靠选上特朗普来解决美国的社会问题,几乎也是不可能的,因为他未必就是一位“老司机”。

那么,特朗普以后会是怎样的结局呢?只能和日本朋友们玩笑预测,结果认为他可能走小泉纯一郎的道路。小泉当上首相之后,一方面对官员十分严厉,另外一方面大声疾呼选民们支持他对腐败的日本官场开战。

日本普通人很信任他,小泉成功地连任八年,结果,却一事无成。我们不能说小泉是骗子,真正的问题在于他的位置是首相,而不是社会活动家,所以,日本的官员对小泉没有什么好感情,而小泉的任何改革政策,都需要通过他们的努力才能实现。不能稳定队伍,消极怠工,官员们的空转造成小泉无法完成任何设想。

特朗普和小泉情况有些相似,他也是自称要代表普通美国人对知识阶层,精英阶层进行挑战,但挑战结果现在尚不得而知。而小泉的失败告诉他,没有干部可以依靠的改革,势必困难重重。不过,以特朗普的性格,也许真不需要官员们配合,闹不好会跟闺女一人扛一把草叉子,各带一群追随者上墨西哥边境去修长城。

美女与野兽?我们可都是能干脏活的人

这能成功吗?笔者不禁想起了一段故事。据说英吉利海峡要修隧道的时候,各大公司纷纷报价,基本都是天文数字,但有一位法国特朗普的报价却只有150万英镑,并保证可以修好。大惑不解的官员们问怎么修呢?这位说只要你们给钱了,我和我的合伙人就一人拿一把铁锹,一个从英国开始挖,一个从法国开始挖,最后在中间会合,不就是一条隧道?“那要是你们俩没碰上呢?”官员问。“那你就能得到两条隧道!”

哦,相信特朗普,他一定能做到!

原标题:让日本无所适从的特朗普,被三位前首相附了体?

责编:海时孝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频道推荐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