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颜色革命”令也门重陷战乱
来源:参考消息网 2016/12/28 11:48:46
字号:AA+

导读: 政府颜面扫地,中央权力大幅削弱,难以掌控地方部落势力,与此同时,恐怖组织迅速滋生壮大,使得也门成为恐怖主义输出地。而西方国家以政府腐败、政治和解迟缓为由,拖延发放对也门的经济援助,导致也门经济濒临崩溃边缘。

“这里还有什么不受战争影响的东西吗?当然没有了!我们没有电,没有水,没有食物,在半年的时间里没有国家。这里到处是死亡和痛苦。”33岁的也门汽车司机阿穆尔·扎米说。9月24日,全世界穆斯林迎来了一年中最重要的节日——宰牲节。在很多国家人们杀牛宰羊庆祝美好生活时,也门人却在战争、饥饿和恐怖主义威胁中艰难度日。

近150万也门人无家可归

自2011年西亚北非地区出现所谓“阿拉伯之春”以来,利比亚、叙利亚、也门相继爆发内战,大量叙利亚难民流落他国,利比亚成为非洲难民偷渡进入欧洲的跳板,也门也面临如何安置大量无家可归者的难题。

9月中旬,沙特阿拉伯领导的阿拉伯联军对什叶派胡塞组织控制的首都萨那进行了猛烈空袭,不仅摧毁了许多军事目标,也导致数十名平民丧生。具有近3000年历史的萨那老城在战火中受损严重。

根据联合国公布的数字,自今年3月也门爆发内战以来,地面战事及联军空袭已经造成4500多人死亡,近150万人无家可归,也门2400万人口中超过一半没有足够的食物和饮用水。

由于阿拉伯联军封锁了也门的出海口及陆路通道,大量无家可归者无法逃往他国。一旦战争结束,封锁解除,大量也门民众可能加入目前的中东难民潮中,将使得难民问题更加棘手。

也门是最早脱离殖民统治的阿拉伯国家之一,但战乱硝烟从未在这片大地上消散。第一次世界大战前,也门北方人民通过武装斗争,于1918年脱离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宣告独立。1934年,英国迫使也门承认其对南也门地区的占领,从此也门被分割为南北两部分。1962年北也门人民通过革命,建立了共和国。次年,南也门人民展开了大规模的反英武装斗争,于1967年获得独立,建立民主共和国。1990年,北、南也门宣布统一,成立也门共和国。仅仅4年之后,原北、南也门领导人在统一等问题上矛盾激化,内战爆发,半年后,南方军队战败,也门再度统一。

2004年,盘踞在也门北部萨达省的什叶派胡塞组织与政府军爆发武装冲突,双方交战4年,直到2008年才签署停火协议。但仅仅过了3年,席卷阿拉伯国家的革命浪潮再次将也门拉回战火当中,至今仍未看到硝烟散去的迹象。

“政改典范”陷入持续内乱

受突尼斯和埃及影响,2011年1月,大量也门民众走上街头举行游行示威,要求时任总统萨利赫辞职。已经执政33年的萨利赫意图修改宪法实现总统终身制,但在中东剧变的背景下,这样的要求显然无法让民众接受。

“颜色革命”爆发时,西方及海湾国家对萨利赫政府施加压力,要求其下台并移交权力。在部分政府军倒戈支持反对派后,萨利赫及时接受了国际社会调解,同意和平移交权力,并获得豁免权。也门在2012年2月的总统选举后迎来了新总统哈迪。

西方国家将也门视为中东地区政治改革的典范,企图向其他地区推广,但无意帮助也门解决经济落后、南北矛盾、教派冲突等深层次问题。在顽疾没有得到根治的情况下仓促缝合伤口只能导致病情继续恶化。

在2011年革命后,也门经济一落千丈,经济总量在2011年萎缩了12.7%,虽然2014年经济增长率恢复到约2%,但与2010年前年均4%以上的增长仍相去甚远,而贫困人口比例则从2009年的42%上升到2012年的54.5%。

政府颜面扫地,中央权力大幅削弱,难以掌控地方部落势力,与此同时,恐怖组织迅速滋生壮大,使得也门成为恐怖主义输出地。

而西方国家以政府腐败、政治和解迟缓为由,拖延发放对也门的经济援助,导致也门经济濒临崩溃边缘。

也门政府2014年初向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申请一笔5亿美元的紧急贷款,但二者要求也门政府必须取消燃油补贴才能获得这笔资金。也门政府在当年7月决定取消燃油补贴后,引发民众不满,给了胡塞组织武力逼宫的绝佳借口。这样一个“不慎之举”,打开了新一轮动荡的大门。两个月后,胡塞组织占领首都萨那。

2015年1月20日,胡塞组织占领总统府,也门政权摇摇欲坠。2月21日,哈迪逃脱软禁,抵达也门南部亚丁市,后因胡塞组织逼近,哈迪与其内阁被迫流亡沙特。今年3月26日,沙特等国对胡塞组织发动代号为“果断风暴”的空袭行动,也门内战持续至今。

极端组织成最大受益者

分析人士认为,目前也门内战最大的受益者就是极端组织。“基地”组织阿拉伯半岛分支趁乱夺取也门多座城市,“伊斯兰国”组织也趁机扩大势力范围。而沙特领导的阿拉伯联军对几乎所有抵抗胡塞组织的军事派别进行援助,使这两大恐怖组织直接受益。叙利亚内战的情况有可能在也门重演。

也门政治研究中心主任阿布杜萨利姆·穆罕默德说,在也门南部和东部地区,恐怖组织在没有任何阻力的情况下已经占领了一些城市,也门可能出现类似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分裂情况。而海湾国家为了打击胡塞组织对所有反对胡塞组织的势力进行扶持,使得也门有可能成为继叙利亚和伊拉克之后的第三个极端组织繁衍地。

阿布杜萨利姆·穆罕默德说,伊朗是中东地区最大的什叶派国家,而沙特是目前中东地区实力最强的逊尼派国家,两国在争夺地区霸权和核问题等方面矛盾重重,作为地区实力最弱的也门难以摆脱两个大国的控制,不得已成为大国博弈的战场。也门人口半数为什叶派信徒,即便胡塞组织战败,伊朗对也门的影响力仍然存在。伊朗和沙特在也门的博弈还将持续下去,这也是未来也门局势动荡的重要因素之一。

经济凋敝、民不聊生、部落坐大、中央羸弱、恐怖主义横行……种种问题在四年的时间里都没有得到解决。战争在持续,也门人民的痛苦在一天天加剧。国家破败,西方民主水土不服,也门人民在革命前抱有的种种幻想被现实击得粉碎。他们终于明白西方民主并不是解决问题的良药,每个国家终究都要选择符合自身发展的道路。

原标题:“颜色革命”令也门重陷战乱

责编:杜文俐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