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澄迈岑后村走出文化大师:24岁时出书名动学界
来源:海南日报 2017/06/05 10:39:36 作者:邓钰
字号:AA+

导读: 岑家梧故里——澄迈县永发镇岑后村。作为当代杰出的民族学者和民俗学者,岑家梧曾写下《史前史概论》《图腾艺术史》和《史前艺术史》等一系列具有跨时代意义的杰出著作,成为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的宗师之一。

岑家梧:岑后村走出的文化大师

岑家梧故里——澄迈县永发镇岑后村。 海南日报记者 苏晓杰 通讯员 王家专 摄

文\\海南日报记者 邓钰

1926年,14岁的岑家梧离开故乡澄迈县永发镇岑后村到远方求学。直到辞世,他再也没有回过这个位于南渡江畔的小村庄。

作为当代杰出的民族学者和民俗学者,岑家梧曾写下《史前史概论》《图腾艺术史》和《史前艺术史》等一系列具有跨时代意义的杰出著作,成为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的宗师之一。

敏而好学,寒门出贵子

“南岑北费”,这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界流传的一句话。“北费”,指的是大名鼎鼎的费孝通;“南岑”,指的是岑家梧。岑家梧在年仅24 岁时写出《图腾艺术史》《史前艺术史》《史前史概论》三部专著并先后由商务印书馆出版,一举名动学界,成为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的宗师之一。直到今天,《图腾艺术史》仍然是我国研究古代社会图腾文化最全面最具代表性的学术专著。

岑家梧的故乡澄迈县永发镇岑后村位于南渡江南岸。日夜奔流的河水,滋养了两岸的土地,也养成了当地村民温润如水的性格。岑家梧就是在这里度过了童年和少年时光。

听说记者来探访岑家梧的故居,岑后村村民热情出村相迎。自村口出发,走过亭亭如盖的古榕树,穿过茂盛幽静的竹林,负责带路的村民在一块陡坡处停了下来,这里仍残留着一些断梁裂瓦。

“这里便是岑家梧的故居所在,原来的房子因年代久远,无后人翻修而逐年破败,最终倒塌。”据岑后村村民岑新达说,岑家梧很小的时候父母相继去世,依靠伯父和姑母的照料长大成人。“父母逝去后,为岑家梧留下一方陋室,这是全家为数不多的财产。这间60平方米的土胚墙旧式矮瓦屋,勉强能住人。”

常言道“寒门出贵子”,岑家梧便是这句话的真实写照。他聪敏好学、勤奋向上的求学故事至今仍被村民津津乐道。

“对岑后村村民来说,岑家梧是个大人物。他的童年故事在村中口耳相传,老人们总拿他当榜样,教育后辈要刻苦读书。”岑新达说,岑家梧天资聪颖,自小刻苦自勉,每日天刚透亮便起床读书。他的记忆力极强,过目成诵,小小年纪便已熟读十里八乡的文人藏书。“最开始老人们以为他读书只贪囫囵,不求甚解,还曾批评他不好学。面对老人的批评,没想到岑家梧流畅地背出了所读的书籍和典故,还一一说明其中道理。”

村民介绍,岑家梧幼年时在伯父和姑母扶持下,进入小学私塾读书。因家庭贫困,家里当时连张像样的桌椅都没有。每到放学后,岑家梧便在村中古树下,靠着石板读书,不管是夏三伏还是冬三九,从未间断过。

旧时,电网尚无联通,电灯仍是稀罕物,家家户户靠煤油灯照明。但岑家梧家中贫寒,常常拿不出买煤油的钱。为了晚上能在家中读书,岑家梧总是到山上捡拾海棠树果子,剥开硬壳取其果仁用铁丝串起,点燃后用来照明读书。

说起旧事,岑新达感慨万分,“在那个物质极度贫瘠的年代,岑家梧这种求知求学的精神和作为,直到现在都令人折服。”

著书立说 情入乡土

1926年,岑家梧因无钱读书不得不辍学,与同乡奔赴广州寻找工作机会。虽已飘摇过海,远离故土,岑家梧与故乡的羁绊并未断绝。

在广州,岑家梧一边寻找工作,一边保持着每日读书的习惯。身在老家的岑氏族叔公得知岑家梧坚持读书之事后,决定省吃俭用,支持他继续上学。

在族人的支持下,岑家梧进入广东省立第一中学读初中,完成了初中学业。随后,他又在著名金石学家容庚教授的支持下,前往北平辅仁中学高中就读。在辅仁中学高中读了半年书后,岑家梧因交不起学费被赶出校舍,自此开始了在图书馆自学和卖文求学的生涯。

1931年,岑家梧经过努力,考入广州中山大学社会学系。在这里,他打下了深厚的专业基础,也找到了自己的学术偶像摩尔根。他偷偷立下志愿,梦想着能像摩尔根一样到边地去,研究中国的古代社会。

在岑家梧的故乡,族人和村民从未停止过对他的关注,他们将他的勤勉事迹在宗族广泛传播。1934年初夏,刚读完大三的岑家梧得到在南洋经商的族伯岑廷树资助,留学日本攻读史前考古学,这段经历赋予了他国际化的学术视野,使他迅速走近国际学术前沿,继而走到了学术舞台的中央,他的人生轨迹从此翻开了新的篇章。

情入乡土,岑家梧将自己对海南的拳拳赤子之心化为精深的学术研究和著述。他先后发表了《琼崖民俗志及其他》《海南岛土戏研究》《海南岛黎族“合亩”制的调查研究》等一系列学术论著,影响力一直持续到今天。

除了学术领域外,岑家梧对海南的发展也非常关心。上世纪40年代,他在全国性学术刊物《边政公论》上发表了《开发琼崖的一点意见》,分析了海南在国际上和经济上的重要性,指出开发琼崖刻不容缓。

乡人怀念,遗韵长存故土

岑后村——南渡江畔的这个小村庄,因为文化大师岑家梧,留下了隽永的书香。

自14岁离开故土,岑家梧回故乡海南的次数寥寥可数。据岑新达回忆,上世纪50年代,岑家梧曾两次回到海南,却因公务在身,没能回老家岑后村看一看,只是和亲人在海口见了面。

在岑后村,沿着一处山坡,拾阶而上,典雅古朴的岑氏宗祠映入眼帘。岑氏家族十九世孙岑启利以《一代宗师山高水长》为题,将岑家梧的事迹写成文章,镌刻在宗祠的一面黑色石墙上。

“宗祠除了祭祀先祖外,还具有为孩童开蒙讲学的功能。”岑新达说,人们齐聚宗祠祭祀时,村中老人会在刻有岑家梧事迹的石壁前,向后辈诉说他刻苦好学,求知若渴的故事,劝导后人勤勉向学。这些故事成为岑后村村民宝贵的精神财富,让这个村庄成为崇文重教、人才济济之地。

原标题:澄迈岑后村走出文化大师:24岁时出书名动学界

责编:海时孝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