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海口校外午托点乱象多却也承载家长需求 矛盾何解?
来源:南国都市报 2017/11/27 08:32:22 作者:贺立樊 王康景
字号:AA+

导读: 根据2017年开学招生计划,今年海口全市小学超过3万名新生入学。业主被吵得不能午休  “我们小区少说也有30多个午托寄宿点,学生多,学校没有条件应对,这个市场大。这是一个让人焦虑的“刚需”,当家长难以准点接送孩子,“午托”需求真实存在,却无处安放。

开篇语

根据2017年开学招生计划,今年海口全市小学超过3万名新生入学。他们的背后,是同样数量的家庭。当都市生活节奏不断加快,午休成了上班族的奢求。那么,处在关键成长阶段的孩子们,又该怎样面对连父母都难以实现的午休?

年年接连暴涨的生源,以及看不见的沉重管理压力,让学校不得不逐渐抛离出一部分管理功能,比如学生的午间食宿。这部分功能流入社会,一种较新的机构无意间跃入全社会的视野。

它承担了提供午间食宿的功能,却受制于有限的条件;它在机缘巧合之中开始扩张,却始终生活在难以言说的灰色地带。今日起,南国都市报将用系列报道,揭开这一争议连连的特殊机构——“午托”,以及它背后的故事。

难托的午间时光——海口“午托”调查报告1

中午放学的孩子谁来管?

午托点,遍地开花包围学校成了“标配”

爱藏身小区常被业主投诉安全难保障

证件不齐卫生存隐患不敢开门迎检查

人员资历无标准一个家庭就能办午托点

午托难负家长重托

“午托”,顾名思义,“午间托管”的意思。它主要针对于低龄学生群体,主要场地在学校周边的小区,主要负责学生的午间食宿,以及相对有限的课后辅导。

近期,海口市美兰区食药监局再次对辖区内的校园食堂、校园周边两小门店,尤其是寄宿点进行全面整治。针对无证照经营的寄宿点责令立即停止供餐。共检查寄宿站点36家,其中16家被责令整改。

卫生不达标、人数过多、安全存在隐患,条件的限制,让藏身居民区中的午托点问题重重。午托点的乱象,也第一次暴露在公众眼前。□南国都市报记者贺立樊 王康景 文/图

你的孩子托给了谁?

小区内的午托寄宿点。

午托3大乱象难负家长重托

根据一份今年9月的统计,海口市龙华区共有573家校外寄宿点,却没有一家办理《食品经营许可证》。一位午托点负责人坦言,办不下相关证件的原因,正是因为条件未能达标。

尽管如此,午托点还是如同雨后春笋般遍地开花。“条件未能达标”的午托点,究竟是什么样子?近日,南国都市报记者走访海口多个小区的午托点。

无证,或只有工商部门核发的经营许可证,绝大部分没有卫生许可证和消防合格证明;扎堆学校周边的小区,学生人数众多;管理人员素质水平参差不齐、午托点条件配备差异较大、学生上下学进出小区扰民等,成为不少午托点的共性。

乱象1

午托点爱藏身哪?小区!业主被吵得不能午休

“我们小区少说也有30多个午托寄宿点,学生多,学校没有条件应对,这个市场大。”海南省农垦总局东大院小区的一位办午托寄宿点的负责人介绍,该小区几十米处就是海南农垦直属第一小学,小区内的午托寄宿点多是业主自营,每个点人数从20到40人不等,以一二年级学生居多。

根据统计,在省农垦总局东院附近的午托寄宿点,已将近100家。

而在海口悠生海华小区内,能发现的午托点至少有5家。“确实存在学生进出小区噪音扰民的问题。”悠生海华小区物业经理莫先生介绍,为加强管理,响应业主投诉,物业与小区内的午托点签订协议,要求加强对学生的管理,爱护小区设施。

扎堆小区的午托点,带来实际的影响。今年9月,开学不过数日,海口五源河学校周边就传来争议。附近小区业主投诉,有人在小区内开办午托班,孩子们在午间的吵闹声,影响业主休息。随后,由秀英区综治办牵头,组织区教育局、区卫生局、区工商局等相关部门,对五源河学校周边小区的午托班进行联合执法整治,依法对存在问题的午托班下达限期整改通知书,责令当事人立即停业整顿。

而在海口龙峰实验小学对面的居民宅内,早有居民不满午托机构的喧闹,引发矛盾。“一到上下学时间,楼道里满是小学生,中午吵得很。”目前,海口市区现存的私人午托点,绝大多数开设在小区内。普通民居难以进行安全保障改造。因此,动辄数十人的午托点,在安全方面存在隐患。

乱象2

证件不齐心里虚 午托点不敢开门迎检查

在海口悠生海华小区内,一家午托点负责人介绍,午托点配备了消毒柜和灭火器,但还是只能取得工商部门的经营许可证。

而在相关部门针对午托班的联合整治中,除了工商部门,还有食药监和消防等部门。这就意味着,如果要避免被查处,这家午托点还需备齐至少另外两个部门的证件。无证,意味着不达标,同时也存在相关隐患。

11月1日,海口市美兰区海甸食药监所在检查三十一小学校周边寄宿点时发现,一家寄宿点存在饭菜未作留样、“三防”措施不合、厨房人员无健康证等情况。执法人员依法对该寄宿点下达责令整改通知书,要求其立即停业整改。

在省农垦总局东大院内,记者所走访的多家午托点,都没有办理《食品经营许可证》。

“不是不愿办证,而是不知道要办哪些证,需要什么条件,该怎么办理。”农垦东大院一家午托点负责人表示,此前小区有业主反映午托点扰民问题,食药监所、工商局等部门来检查,不少午托点不敢开门,正是“手中无证心里虚”。

可是,即使知道要办哪些证件、跑哪些部门,由于民房改造,导致的厨房面积、卫生条件等受限,相关证件也很难办下来。“工商、卫生、消防几个部门跑了遍,也按要求配了消毒柜,做了健康证,配备足够数量的灭火器,但最终也只能办下经营许可证,其他证件没法办下来。”悠生海华小区一家寄宿中心午托班负责人介绍,由于所涉及的相关部门证件无法全部办齐,至今也不能完全确定是否合格。

乱象3

人员资历无标准 家庭就能办午托点

如同午托点的开办没有标准,午托点的从业人员也缺乏相关标准。多数午托点以家庭为营业单位,或是租房与人合作。其中,有过教学经验的教师最受欢迎,但受限于经费,并不是每个午托点都有能力聘请专业教师。

“以这里为例,30个学生每人每月收费450元,一共是13500元,除去水电500元,若请两助手工资8000元,还要购买餐食,保证学生三菜一汤还有糕点。但如果不请人,自己家人参与,还算不错。”一午托点负责人介绍。

海口市区私人午托点每月收费在300至500元之间,学生人数在20至30人之间的居多。小规模、家庭化,成了多数午托点的标签。

在农垦东大院小区,午托点多是业主自营,包括退休及无业的业主,基本只能保障学生的饮食起居,少有其他辅导内容,更无生活老师或辅导老师的资质认证。

联合整治

查处违规午托点 有问题立即整改

今年秋季学年开学以来,海口市联合多部门开展午托点的整治行动。针对私人午托点存在的证件不全、餐饮及安全隐患、人数过多等问题,相关部门作出相应处罚。

10月20日,海口市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印发《海口市学校周边寄宿站(点)专项整治工作方案》的通知,明确了教育、公安、环保、工商行政、卫生、食品药品等部门,在寄宿点管理中的责任。各区联合相关部门,采取一系列整治行动。琼山区政府相关部门负责人介绍,对于午托点发现问题,立即要求整改,整改不合格,将被取缔。目前已取缔十多家问题较为严重的寄宿点。

整改和关停,是否是唯一的办法?在整治的大潮下,是否还藏着被人忽视的重大矛盾和忧虑?

无处安放的午间时光——海口“午托”调查报告2

中午放学的孩子谁来接?

孩子放学家长在上班 如何能分身去接送

明知午托点存隐患 还是硬着头皮送孩子去

家长边送边焦虑 因为没办法啊孩子往哪放

“刚需”难解 情非得已

多部门联合整治“午托”,是现阶段最为有效的办法之一。只是在查处之后,仍然冒出无数个问号在人们心头:为何查了又有,越查越多?为何止不住“午托”增长的趋势?“午托”的出现到底意味着什么?

在连年暴涨的生源压力下,部分学校主动或被动抛离教学之外的管理功能,午间食宿首当其冲。始于学校、流入社会,在巨大的市场需求下,“午托”如 雨后春笋般迅速发展。据相关部门提供的一份统计,截至今年9月,海口市龙华区南海大道附近某学校,5700名学生中,就有1800名学生出现在学校周边的 午托寄宿点。缺乏相关证件的午托点,面临着关门的风险,却也承载着家长的需求。对于矛盾漩涡中的学生群体,他们的午间时光,又该向何处安放?

学生在午托点。

寄宿点内像个大宿舍。

□南国都市报记者贺立樊 王康景 文/图

“午托”之路从出走到瓶颈

最早出现在学校的午间托管工作,也正是从学校开始了走向社会的步伐。

今年9月1日中午,海口市滨海九小的副校长吴清锴得到了今年的新生数据。1340人,他发出一声感慨,“校园教学空间的潜能几乎开发到极限了。”

滨海九小分为滨海校区和西海岸校区。“每个校区计划招生600人,两个校区加起来是1200人”,结果拿到今年的报名数据后,吴清锴不禁挠了挠头,“西海岸校区收到800多个学位申请,实地入户走访后,符合入学条件的有700多人。”

为满足教学,滨海九小西海岸校区计划取消低年级的午休传统,清空低年级的午休宿舍,连同部分校园功能区,作为学生的教室。吴清锴担心,照着这样的生源增长速度,滨海九小西海岸校区最终将很难腾出教学空间,“潜能也会被开发殆尽。”既然如此,又如何保证学生的午休空间?

除了被动取消午间食宿,有家长透露,也有学校不堪管理压力,主动抛离了午间食宿。无论如何,当“午托”开始从学校出走,“社会化”成了它的新模样,也催生了它的发展瓶颈。

走出校门的“午托”,走向了社会,也走出两条截然不同的道路。

11月13日,五源河学校学生午间宿舍投入使用。在走完一圈旅程后,随着学校的“潜能开发”,能够满足学生的午休需求,“午托”回到了校园。这是第一条路。

当学校始终无法提供学生午休功能,走出校园的“午托”始终存在学校周边,这是第二条路。走出校园“午托”,流入社会,历经查处,也引发了家长新一轮的焦虑。

不得不去的午托班

1 老人身体不好 接孩子帮不上忙

如果不是因为工作,卢芳(化名)不会把孩子送去午托班。当学校取消午间食宿后,孩子的午间休息,成了她与爱人的烦恼。

卢芳是菜篮子集团公司的职员,儿子典典在滨海九小读一年级,满满当当的工作日程,让“接孩子”成了不实际的行为。卢芳的丈夫在部队,接送孩子完 全没办法实现。“我在公司又非常忙,中午时间很短,如果来回接送孩子,根本不现实。”家里的老人身体又不太好,让他们去接,“对老人孩子都不放心。”

这是一个典型的“夹心”家庭,上有老下有小,让卢芳很为难。一次偶然,她从其他家长口中得知午托班。几经打听,她选择海口悠生海华小区里的一家午托点,总算解决家庭难题。

2 孩子放学家长没下班 谁来接孩子?

“孩子的放学时间比我的下班时间要早很多,不是人人都能请保姆接孩子,把孩子送去熟人介绍的午托班,是目前唯一的选择。”陈艺的孩子在红城湖路 附近一家午托点,对于午托点的态度,她既支持又反对,如同午托点的定性,找不到一个具体的答案。“学校能力有限,无法进行午托或是晚托,校外寄宿点能够提 供这项服务,这是好事。可寄宿点的管理、硬件不一定比得上学校,卫生和安全受限,孩子在那里又会受到什么影响?

这是一个让人焦虑的“刚需”,当家长难以准点接送孩子,“午托”需求真实存在,却无处安放。

3 午托点如出问题 家长只能自认倒霉?

一封来自海口某学校家长的信访件中,处处体现着焦虑。“取消学校食堂的消息传出后,一些寄宿点的工作人员便早早做好准备,派发单页,招揽学生, 价格从每月700元到900元不等。然而,眼下校园周边的寄宿点良莠不齐,暴露出不少卫生、管理等方面的问题。比如无证无照经营、从业人员没健康证;不能 完全实行分餐制;餐具不消毒;储存食品生熟不分;消防隐患等。如果寄宿点内发生流行性疾病传染怎么办?发生群体性食物中毒怎么办?发生火灾怎么办?是否让 我们这些当父母的‘自认倒霉’,为自己“选择寄宿点”决定买单?”

4 午托点被关停 孩子还能去哪?

“如果午托点被关停,真不知道孩子还能去哪?家长又该怎么办?”是不是真的要放弃工作,照顾孩子?这是很多家长的焦虑之处。同在电网公司工作的 王女士和丈夫,一个在琼海,一个在琼中,身体抱恙的父母也没住在海口。唯独孩子,在海口上学。“没有亲戚照顾孩子,只好找了个有口碑的寄宿点帮忙照看,一 日三餐和住宿都在午托点里。”因此,王女士认为,午托点应该存在。

可是,该以什么方式存在?“午托点确实不够规范,因为管理和硬件的限制,很多证件都不齐全。”如果孩子在午托点出了事,食物出现问题、安全出现问题,该怎么办?

没具体标准不知如何管

午托点难“转正”

在今年海南省“两会”上,省政协委员陈嘉新提交的提案指出,据不完全统计,海口的午托机构45%左右在居民楼,15%在小餐馆,35%左右在综合商住楼,其他5%在私人家里。85%规模都在15人以下,且设施设备简陋,缺乏消防与食品安全保障。

因此,相关部门对午托点的管理从未止步。

“每年春秋开学季,都会对校园周边的食品安全环境展开整治行动。今年下半年开学以来,针对午托点有了专项行动。”《食品安全法》以及《食品安全 操作规范》,是食药监部门针对午托点的执法标准。海口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餐饮处处长欧兴吉介绍,依据这两部法规,目前海口全市大多数私人午托点都不合 格。

午托点像是生存在灰色的空间里,游走在需求与法规的边缘。随着生源暴涨,触及学校能力极限而产生的私人午托点,在相关法规中并没有它的具体概 念。“因此,在食品安全方面,没有私人午托点的标准,无法备案,也无法进入食品安全部门日常的监管中。”欧兴吉认为,目前只能将专项行动变为常态。

“没有全市午托点的具体名录,也没开办午托点的申请流程,更没单一的管理部门。在某种程度上,甚至没有‘合格午托点’与‘不合格午托点’之说, 因为没有具体标准。”一个午托点该是什么样?它必须具备什么标准?由于缺乏具体的针对性规定,海口市教育局相关工作人员介绍,这些问题目前还没有答案。

在相关的管理部门中,没有具体的针对性法规,这又是一个矛盾。以现有标准,拥有家长需求的午托点,始终无法转变身份。孩子们的午间时光,该何去何从?敬请关注南国都市报明天推出的“午托的出路”。

原标题:海口校外午托点乱象多却也承载家长需求 矛盾何解?

责编:杜文俐 (如涉版权请联系banquan@haijiangzx.com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