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菏泽市原宣传部长王永江受贿1042万获刑11年
来源:法制网 2018/09/19 14:17:09 作者:徐鹏
字号:AA+

导读: 近日,由淄博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菏泽市委原常委、宣传部部长王永江受贿一案,在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张静雅介绍,当时王永江已经离职,审查起诉阶段他自己供述,时某送其50万元的主要原因是感谢之前的帮助,其次是希望以后继续支持。

近日,由淄博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菏泽市委原常委、宣传部部长王永江受贿一案,在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法院对检察机关指控王永江受贿1042万余元的事实全部予以认定,以受贿罪判处其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万元。

出身贫苦踏实肯干成绩斐然

王永江的人生起点并不高,他生在农村,成长环境十分艰苦。在他的悔过书中回忆道,他和母亲就是靠吃别人的剩饭才得以存活。可艰苦的条件并没有磨灭他的意志,从小听着“共产党的恩情比天高、比海深”歌曲长大的王永江立志要做一名对社会有用的人。他吃苦耐劳,品学兼优,1975年,刚过18岁的他就已在当地一所中学任教。

很快,王永江迎来了更广阔的的平台。1977年底,中断了十年的中国高考制度正式恢复。20岁的王永江通过高考,获得了高校学习的机会,也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1980年7月毕业后,成绩优异的王永江被分配到菏泽地区财政局工作,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暗下决心,一定不能辜负党和人民的期望。而最初的几年,他也确实做到了。从办事员、副科长、科长、到工会主席,王永江凭借自己的努力,一步一个脚印的踏踏实实地干着,仕途一帆风顺,节节高升。

“王永江这个人在前期还是踏实肯干的,根据当地人还有与他共事过的人的评价,都说王永江工作能力比较强,很多时候你看不到他在办公室,都是下到基层,前往一线工作。”山东省检察院员额检察官张静雅说。

这段经历也得到了王永江自己的证实。他曾提到,在2004年时,组织调他到一个“既穷又乱”、四省交界处的县任主要领导,“从那时起,我决心为改变该县的落后面貌贡献自己的全部精力。”王永江对检察官回忆道。

通过几年时间的不懈努力,王永江所工作的县在全省综合排名由第119位上升到地区前列,超越了46个县市区,王永江也一举成名,在全国大会上做了发言,推广治贫治乱的经验做法。

可也正是在2004年,他的思想出现了裂缝。

从1万到1042万走向堕落深渊

起诉书中显示,自2004年到2017年,被告人王永江利用担任菏泽市单县人民政府副县长、代县长、县长、中共单县县委书记、菏泽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等职务上的便利,为多家单位和个人在土地手续办理、政府扶持资金兑付、工程承揽、职务晋升等方面提供帮助,直接或通过其妻、其子非法收受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042万余元。

王永江的第一笔受贿发生在2004年中秋节前。而这一年6月,他才刚被派往单县任县委副书记一职。如何“拿下”这位有实权、有干劲儿的“地方父母官”,自然成了别有用心之人的头等大事。

3个月后便是中秋节,为了单位集资房能够顺利办理土地手续,当地某公司代表向王永江发起“攻击”,巧立名目,以中秋为由送给王永江一张价值1万元的购物卡,让他给家人买点东西,算是送的见面礼。

王永江提到,面对别人送来的钱,他最初都坚定地拒绝了,曾退回了10万元现金和银行卡。可后来送的人多了,而且这些送礼的企业和个人都是趁着中秋、春节等时间点,打着“走访”的名义前来探望、送钱送物,这让王永江产生了动摇,有一种“过节送礼可能不算受贿”的错觉,也就没有拒之门外,而且这些单位和个人在春节、中秋节期间送了礼后,并没有当即要求他做什么事,只是维系关系,后期需要王办事时,再单独送。

就这样,从购物卡到农副产品,从现金到汽车,有了第一次就再也刹不住车的王永江走向了堕落的深渊,从全国知名的县委领导沦为阶下囚。直至2017年,王永江已经收受了18家单位和个人财物多达1042万余元!

“王永江受贿的主要来源有3个方面。首先是有房地产开发公司为了土地竞标、规划审批、协调资金等方面,向他寻求帮助;其次是有些公司想要通过王永江谋求便利,以便发展,如公司上市、税收优惠、厂址搬迁等;最后是人事方面,如下属提拔、给别人安排工作等。”张静雅说。

在这些公司里面,有一家当地某集团公司与王永江联系十分密切。根据调查,从2004年到2012年,8年时间里,王永江接受该公司请托,在企业发展、产品推销、厂址搬迁等方面提供帮助,先后18次收受现金45万元,POLO轿车一辆。这些行贿款,该公司均以“大客户兑现或奖励有功人员”理由作做账处理。王永江陆续收到钱后,一部分放在家中或存入银行,而剩下的钱,为了掩人耳目,他还授意自己的侄女代为管理,妄图逃脱法律的制裁。

离职前约定离职后收款仍为受贿

经省检察院指定,淄博市人民检察院办理此案,并提前介入侦查,省检察院公诉三处派员对案件审查起诉及出庭公诉全程予以指导。

虽然本案证据扎实,供述稳定,但办案检察官仍不敢有丝毫的松懈。在研究案件期间,几笔受贿款项引起了大家的争议。“王永江收受贿赂的行为并没有随着退休而终止,而是跨越了退休这个时间点,这也成了本案最大的争议点。”张静雅说。

2017年初,某房地产有限公司董事长时某来到王永江家附近。两人从2007年相识,时某曾多次为公司发展找到王永江寻求帮助。根据统计,从2007年春节前至2017年3月,犯罪嫌疑人王永江就利用担任单县县委书记、菏泽市委常委职务上的便利,接受时某多达17次贿赂,现金104万元、美元2万元、金条5根计700克,折合人民币共计138万余元,为其公司在土地竞标、协调恢复施工、规划审批、协调资金等方面提供帮助。

这一次,时某找到王永江依旧是为了公司的发展——他想请王永江帮忙协调资金。当然,此次相求时某也是带着“满满的诚意”。他先是拿出10万元钱交给王永江,并提出:希望他退休后可以到他公司来任职。

按照时间推算,王永江2017年2月离职,4月正式退休,所以当时某1月份找到他时,他自然也要为自己的以后打算。可是,王永江收下了钱,却拒绝了时某向他抛出的“橄榄枝”。

“当时,王永江在与时某交谈中提到自己快退休了,以后就没有车了。所以,时某考虑到王永江之前提供的帮助,先是提出让王永江当公司顾问,但王永江说有纪律规定,不允许当顾问,回绝了。所以时某又提出,给王永江50万买辆车,并表示过年后打款。”张静雅说。

2017年3月,王永江主动联系到时某,称车已经选好了。随后,时某按照之前的承诺,向王永江转款50万元。

张静雅介绍,当时王永江已经离职,审查起诉阶段他自己供述,时某送其50万元的主要原因是感谢之前的帮助,其次是希望以后继续支持。

虽是离职后行贿,但实为离职前约定,这样的一笔款项究竟该如何认定呢?

张静雅介绍,经过慎重研究,我们认为,王永江2017年3月收受50万元的行为,既符合法律规定中的离职前后连续收受的情形,又符合离职前约定离职后收受的情形,应认定为受贿罪。

最终,淄博中院对这一检察院提出的这一指控予以认定。一审宣判后,被告人王永江当庭明确表示不上诉。

王永江:有了第一次收受就无法拒绝

“我深感悔恨交加、思绪万千,每每想起这些我都会泪流满面,几个月来我所流的泪水早已超过了60年的总和!每每想起这些我都夜不能眠,我想我的家人及孩子,我悔恨自己对自己要求不严。今天不管法院怎么惩处我,我都服判,绝不上诉。”

这是菏泽市委原常委、宣传部部长王永江悔过书中的一段话。3月29日,王永江受贿案一审开庭,在最后陈述阶段,他郑重地念出悔过书,数次哽咽。

王永江说,我一九五七年三月出生在农村一个贫苦的家庭里,三年自然灾害期间,我们那里饿死很多人,我的母亲怕我饿死,就背着我参加劳动大会战,通过喝别人剩下的苦菜汤才没被饿死。

然而,走向领导岗位后,王永江放松了警惕,“有些企业及个人为了讨好我、感谢我,就利用中秋节、春节的机会送钱送物,有了第一次收受就无法拒绝,使自己一步步的走向了犯罪的道路。”

“在我为党和人民工作42年,已经退休,完全可以治疗一下自己在工作中落下的病根,来与家人共享晚年生活的时候,失去了自由,成了人民的罪人。我十分后悔,非常痛恨自己!我悔恨自己对自己要求不严。”王永江忏悔道。(法制网记者 徐鹏 通讯员 王蓉蓉)

原标题:菏泽市原宣传部长王永江受贿1042万获刑11年

责编:谭莹莹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