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奋战武汉40天!广东女护士:穿上“战衣”,就是“超人”
来源:中国青年网 2020/03/27 11:11:38 作者:王龙龙
字号:AA+

导读: 黄春芬在方舱医院里面与同事交接班。李师傅是负责接送黄春芬等医护人员的公交车司机,每天来回于酒店和方舱医院之间。3月18日,接送黄春芬一行医护人员上下班的公交车司机李师傅请她吃了一碗地道的武汉热干面。

“武汉40天,我们很艰难,但都挺过来了!今天,我们真的回家了!我们一个都不少地回来了……”3月20日,在从武汉发出的“凯旋号”返程高铁上,黄春芬在朋友圈里写下了一段话。从奋战广东韶关防疫一线到转战湖北武汉防疫一线,她已经持续战斗了两个多月。

黄春芬是广东省韶关市粤北人民医院呼吸内科的一名护士。春节期间,她已经连续上班九天。医院发出招募援助湖北志愿者通知后,她第一个请战上阵,那时她的小儿子刚满十个月。

黄春芬在方舱医院里面与同事交接班。受访者供图

穿上“战衣”,就是“超人”

“我在想吃两碗泡面会不会有点儿过分,可是我接下来近10个小时不能吃不能喝,所以,干了它,准备入仓!”2月14日,黄春芬在首次下舱前发了这样一条动态。

黄春芬所在的广东支援队负责的是武汉市首批最大规模的方舱医院——东西湖方舱医院。这个方舱医院距离她住的酒店有半小时的车程。“我们每个班6个小时,加上来回方舱医院和穿脱防护装备的3个多小时,差不多10个小时不能吃喝,小便都要在防护服里解决。”黄春芬回忆说。

10个小时不进食,其实是许多医护人员的工作常态。里三层外三层、密不透风的防护设备,对战疫一线的医护人员来说,着实是巨大的挑战。1件洗手衣、1件隔离衣、1件防护服、2双手套、2个帽子、2个脚套、1个普通外科口罩、1个N95口罩、一个护目镜,厚厚的防护设备每想隔离一个病毒,就要隔绝一丝空气。“第一次下舱的前2个小时,整个人就像是被人捏住喉咙,压根喘不过气来。”

“那天刚上班不久,一个同事慌忙塞了一个纸条给我,然后就跑出了舱。纸条上写了几个字‘我吐了,吐得一口罩都是,我先下去’。”

“还有一个同事,可能入舱时纸尿裤没有穿稳,小便时尿液顺着大腿漏到防护服里。他就这样一直闷到出舱,漏出的尿液把脚底板都泡白了。”

回忆起当时的情景,黄春芬至今仍感慨万千,有些哽咽。

从那之后,黄春芬决定入舱前尽量少吃东西、少喝水,“少吃东西,避免呕吐;少喝水,减少排尿”。

不过对于这种状态下的自己,黄春芬感觉很自豪,“穿上这身‘战衣’,感觉自己就是一名‘超人’,心里就只有患者和工作,不会有其他压力”。

脱下厚重的防护设备后,黄春芬的脸颊、额头满是压痕。受访者供图

方舱医院更像是一个超级大家庭

方舱医院收治的患者症状都比较轻,依靠中西医结合的口服药物治疗,没有补液。除了提供日常的医疗服务,黄春芬及同事还当起了患者的“生活管家”。“我们不仅要负责患者的药物发放,还要保障患者的三餐配送,每天还组织患者搞一些休闲娱乐项目。”据黄春芬介绍,门外的保安会将患者的餐饮配送至方舱医院门口,再由当班护士分发到每一位患者床边。

“小姑娘哪里来的呀?”

“老人家,我是广东韶关过来的。”

“这么年轻的女娃子,估摸着你们在家里都不会换床单,来了这里却要给我们做这些事儿,”老人家讲着一口地道的武汉话,“广东天气很热,武汉这两天下雪了,你们要注意保暖啊,别冻感冒了”。

那时,黄春芬心里头暖暖的,想着就算再累一点也不怕。

在黄春芬看来,方舱医院与其说是医院,更像是一个超级大家庭。让她印象最深刻的还是一位34岁的段女士。段女士的母亲、外婆都是新冠肺炎患者,母亲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住院,外婆在火神山医院救治,自己则被送到方舱医院。

段女士的胸部CT基本正常,但核酸检测反复阳性,加上亲人们也在医院住院,她的心理防线被一层层突破。黄春芬每次上班都会过去跟她聊天,聊聊育儿经、讨论家庭教育,甚至探究人生大道理。

“你走的时候一定要提前告诉我,我去送你。”段女士发给黄春芬一条微信。

“你都没有见过我的样子,怎么找得到我?”

“听着声音,我就能把你认出来。”

黄春芬。受访者供图

整座城市的人都在跟你一起战斗

“最感谢的还是武汉人民,他们为我们做的更多。”在武汉的1个多月里,黄春芬真切地感受到了武汉人民的热情和关心。“去武汉之前我们已经做好了什么物资都没有的准备。但是到了之后才发现,湖北真的是倾其所有为我们做好了一切保障。”黄春芬哭了。

“有一次给患者分发午餐时,一名警察走过来跟我说‘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我很想帮你们,但是又怕给你们添乱’。”黄春芬告诉记者,虽然护士承担起了病房里的许多重活,但总会有很多警察、志愿者、患者前来帮忙,真正到自己手上的重活其实并没有多少。

李师傅是负责接送黄春芬等医护人员的公交车司机,每天来回于酒店和方舱医院之间。有一次,黄春芬看到李师傅正坐在酒店门口的花坛旁边吃着快餐,“没事儿,一会儿就吃完了,车里已经搞了卫生,并且消完毒,在车上吃等一下又弄脏了”。

看着这位与自己父亲年纪相仿的司机,黄春芬心里说不出的苦涩。

“从来没有这么感动过,从来没有感受到那么多的温暖。在这里你会发现,整座城市的人都在跟你一起战斗。”黄春芬哽咽着说。

离开武汉前,黄春芬与同事合影留言。受访者供图

做一个有温度的护士

3月7日下午,武汉首批最大规模的东西湖方舱医院实现患者“清零”,暂时结束了它在特殊时期的使命。经过消杀,东西湖方舱医院于3月8日正式宣布休舱。

“我们请求继续战斗,在此立下战书,疫情不退,我们不退。我们定不辱使命,负重前行。”3月8日,黄春芬再次在“请战书”上按下手指印,“这也是送给自己一份特殊的节日礼物”。

“虽然方舱医院休舱,但是武汉还有许多重症患者。多一个人,那也多一份力量。”黄春芬说,经此一“疫”,她告诉自己,要做一个温暖的人,做一个有温度的护士。

3月18日,接送黄春芬一行医护人员上下班的公交车司机李师傅请她吃了一碗地道的武汉热干面。李师傅给广东韶关医疗队的感谢信中写着:“武汉人民会永远记住大家,希望你们下次来武汉,一起去赏武大的樱花,一起去吃热干面。”

3月20日,黄春芬及她的战友从武汉站乘坐发往“美丽家乡站”的“凯旋号”高铁返回家乡。她计划隔离观察结束后,要替换下本地的医务人员,继续战斗。“我在韶关的同事们,也是夜以继日,从未停歇。”

黄春芬返回韶关的车票。受访者供图

3月23日,黄春芬的小儿子迎来了1周岁生日。她在酒店里隔着屏幕为儿子唱了一首“生日歌”。那天,黄春芬在朋友圈里写道:“以后的日子,无论风雨,有妈妈陪你一起!”

3月25日,武汉市城区疫情评估等级降为中风险。看到这条消息后,黄春芬心里格外开心。她期待能够再来武汉,那时她带着家人一起好好欣赏武汉美景,正如她朋友圈中写的那段话:“我们来时冬冷夜黑,走时春和景明!此刻撤离不是分离,再见期待相见!晴川历历,芳草萋萋,再见武汉!后会有期!”(中青报·中青网记者王龙龙 通讯员凌酉)

责任编辑:王岑予

原标题:奋战武汉40天!广东女护士:穿上“战衣”,就是“超人”

责编:杜文俐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