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线
中国国债将纳入富时罗素指数——金融开放迎来里程碑式成果
来源:经济日报 2020/09/26 12:08:18
字号:AA+

导读: 董希淼表示,富时罗素将中国债券纳入后,将推动更多海外长期资金进入中国债券市场,助力中国金融市场持续发展。央行有关负责人介绍,在了解到境外投资者的需求后,一方面引入更丰富和市场化的发行机制,优化做市机制安排,使境外机构可以高效买卖标的债券。

继中国债券纳入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BBGA)、摩根大通全球新兴市场多元化指数(GBI-EM)之后,9月25日,富时罗素宣布从2021年10月起将中国债券纳入富时世界国债指数(WGBI),并于2021年3月做进一步确认。

纳指进程加快

目前,全球有彭博、摩根大通和富时罗素等三家主要债券指数供应机构,其中,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摩根大通全球新兴市场多元化指数和富时世界国债指数(分别简称BBGA、GBI-EM和WGBI)是各自旗下最主要的指数。 

2019年1月31日,彭博公司宣布人民币计价的中国国债和政策性银行债券从2019年4月起被纳入BBGA,并将在20个月内分步完成。被完全纳入BBGA后,人民币计价的中国债券将成为继美元、欧元、日元之后的第四大计价货币债券。

目前,我国相关债券在BBGA占比已超5%,预计11月完成纳入后占比可达6%。市场估算,完全纳入BBGA可带来超过1000亿美元资金流入。

2019年9月,摩根大通宣布于2020年2月28日起,将9只中国国债纳入GBI-EM,纳入后占比将达10%,已经达到国别占比上限。这一动作分10个月完成,目前已完成近7%。市场估算,完全纳入GBI-EM可带来200亿美元资金流入。

市场人士认为,富时罗素全球政府债券指数(WGBI)更为关键,因为这一指数更受被动型投资者的偏爱。此次富时罗素纳指后,市场估算,该指数追踪资金规模为2至4万亿美元,完全纳入WGBI将为中国债券市场引入约1500亿美元指数追踪资金。

“这是中国债市开放一个里程碑式的成果。”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董希淼表示,这是对中国金融业对外开放的肯定,也是金融业扩大和深化对外开放的体现。表明了中国在全球金融市场上的地位不断提升,有利于增强指数的代表性和吸引力,有利于全球投资者更合理地配置债券资产。

数据显示,截至 2020年8月末,国际投资者持债规模达2.8万亿元,占银行间市场托管余额的3%,近3年年均增长40%。

人民币债券吸引力增强

董希淼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中国经济在全球主要经济体中率先复苏。中国国债被纳指,进一步显示了国际投资者对中国经济健康稳健发展、金融业全面扩大开放的信心。

我国债券市场已经形成了境外机构“愿意来”的投资环境。今年以来,境外机构持续增持我国债券,未受疫情等因素影响,月均交易量超7500亿元人民币,月均净买入量超1200亿元人民币,目前境外机构持债总规模超过2.8万亿元人民币,较去年年末增长了27%。自“债券通”推出以来,境外机构持债规模以年均40%的速度增长。

中国人民银行有关部门负责人表示,这充分反映了国际投资者对于中国经济长期健康发展的信心,也反映了对中国坚定不移推动金融市场改革开放的认可。

截至2020年8月末,中国债券市场债券余额已达112万亿元人民币,为全球第二大债券市场,债券品种丰富,交易工具序列齐全,基础设施安全高效,已经具备相当的市场深度与广度。我国债券净融资规模占社会融资总规模的比重,已由5年前的24.1%跃升至36.2%。债券交易更加活跃,年换手率由5年前的2.03上升至2.6。

中国债券的收益率也对境外机构保持了较强的吸引力。当前,中国债券收益率仍然保持基本稳定,10年期国债收益率保持在3%以上,企业债收益率普遍在4%以上。今年以来,中美十年期国债利差持续走阔,已从150个基点升至240个基点左右。

从违约率看,2020年二季度末,按金额计算的公司信用类债券滚动违约率为0.73%,明显低于2020年6月末商业银行1.94%的不良贷款率,也远低于2019年国际市场1.48%的滚动违约率。

在此背景下,我国债券市场的参与者越来越丰富。近年来,国际投资者对中国债券的配置需求快速增加,境外央行或货币当局、主权财富基金、国际金融组织、人民币境外清算行和参加行、境外保险机构等境外机构已成为中国债券市场的重要参与者。

截至2020年8月末,“熊猫债”发行主体已涵盖国际开发机构、外国政府、金融机构及非金融企业,累计发债规模近3000亿元人民币,同时已有来自全球60余个国家或地区的近900家境外投资者进入银行间债券市场。

董希淼表示,富时罗素将中国债券纳入后,将推动更多海外长期资金进入中国债券市场,助力中国金融市场持续发展。同时,国际投资者也将从中更好地分享到中国经济成长。

规则将进一步与国际接轨

境外资金 “愿意来”还得“留得住”。近年来,我国持续优化不断优化境外机构各投资环节操作流程,接下来,还将进一步推动相关规则与国际接轨。

2020年以来,央行、外汇局等部门已经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

开门“迎客”首先要打通入口。因此,央行整合入市渠道,按照“同一套标准、同一套规则的一个中国债券市场”的原则统一准入管理和资金管理等制度安排,提高境外机构入市便利度,进一步优化和便利投资资金汇出入。

境外机构进来后,“时差”问题也曾一度导致其交易不便。央行很快着手提升金融基础设施服务水平,境内外交易平台开展合作,支持境外投资者在直接入市渠道下开展直接交易,境内平台延长服务时间,方便更多境外机构 “无时差”参与债券交易;为境外机构提供循环结算服务和T+3以上交易结算服务,有效缓解了因境内外节假日差异带来的不便。

此外,在市场交易过程中,债券市场流动性和风险对冲机制也是境外投资者关心的问题。央行有关负责人介绍,在了解到境外投资者的需求后,一方面引入更丰富和市场化的发行机制,优化做市机制安排,使境外机构可以高效买卖标的债券。另一方面,也在完善风险对冲机制,如允许境外机构与多个对手方进行人民币购售和外汇风险对冲,可以选择更优报价;允许境外机构自主选择签署衍生品主协议,满足境外投资者的内部风控和合规要求。此外,结算代理人或相关开户行可向境外央行类客户提供日间或隔夜融资服务,有效缓解境外央行类机构资金周转问题。

下一步,央行有关部门负责人表示,将继续与各方共同努力,积极完善各项政策制度,继续推动相关制度规则与国际接轨,进一步提升债券市场流动性,不断深化中国债券市场制度性、系统性开放,为包括指数投资者在内的广大国际投资者提供更加友好、便利的投资环境。

经济日报新闻客户端

责编:张倩

原标题:中国国债将纳入富时罗素指数——金融开放迎来里程碑式成果

如涉版权请联系我们 转载请注明海疆在线)

频道推荐

分享